香港经济增长放慢但基调稳健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王春新
香港经济增长放慢但基调稳健

[导读]今年以来,在中美经贸摩擦影响外部需求,以及资产价格调整持续影响内部需求的双重冲击下,香港经济进一步放缓,全年GDP升幅预计在1.7%左右。

上半年香港经济增长放慢但基调稳健

上半年香港经济增长放慢但基调稳健

今年以来,在中美经贸摩擦影响外部需求,以及资产价格调整持续影响内部需求的双重冲击下,香港经济进一步放缓,全年GDP升幅预计在1.7%左右。可幸的是,全民就业、低息环境、楼市回稳、旅游业和跨境金融服务需求较佳等正面因素,均有助于支持香港经济表现。未来香港如能加快创新科技产业的发展,深化与内地、特别是大湾区其他城市的经济合作,同时花大力气改善民生,将有利于增添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文|香港     王春新

上半年香港经济现低增长

今年上半年香港经济运行呈现如下特点:

一是整体经济出现超低速增长。继去年第四季度GDP按年实质升幅降到1.2%之后,今年首季进一步跌至升幅仅0.6%。在过去30年,如此之低的经济增速,仅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1年全球资讯科技泡沫破灭,以及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时出现过。进入第二季度,香港总体经济表现并无明显好转迹象,4月份货物出口和市场零售分别下跌2.6%和4.5%,收缩程度更甚于第一季度,估计5-6月也难以迅速翻身,上半年香港经济超低速增长似已成定局。

二是内外需求双双放缓。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升温、外部需求放缓,以及部分产品之前为避免加征关税而提早“抢出货”等影响,今年1-4月本港整体出口按年下跌2.5%,较去年四季度的小幅上升2.2%进一步放慢,且是连续6个月出现负增长。进口的跌幅则略大于出口,按年下跌3.7%。从出口市场看,输往美国、内地、日本、台湾四地的商品货值合共占到香港总出口的三分之二,对香港至关重要,然而今年首四月却分别录得11.0%、5.2%、5.5%及14.9%的名义跌幅,说明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已开始显现。

服务输出表现略好于货物出口,但今年首季也仅实质增长1.1%,远低于去年全年的4.9%和四季度的3.3%,主要是运输和金融服务均出现负增长,虽然访港旅游业持续扩张﹙今年1-4月旅客人次大幅增长13.9%﹚带来支持,但因旅客消费模式有所改变,更多是不过夜或经香港转往其他目的地的旅客,令访港旅客人次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减弱,具体表现在本港首季以名义计算的旅游服务输出只增加5.6%,大大低于同期访港旅客劲增16.8%的水平。

内需增长动力也明显减弱。在内需三大支柱中,占GDP近七成的私人消费急速下滑,因早前股市和楼市曾大幅波动,对本地消费信心构成明显打击,私人消费开支按年实质增长在今年首季大幅放缓至0.2%,为2016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增幅。投资表现似乎更为逊色,一季度本地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大跌7.1%,跌幅超过去年四季度的5.8%,主要是机器设备及知识产权产品的增长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和投资信心转趋审慎所影响,楼宇及建造亦受到部分大型基建工程完工的制约。只有占GDP约一成的政府消费开支稳中向好,今年首季实质增长4.5%,为经济增长提供了稳定支持。    

三是就业稳定楼价反弹。虽然经济增速跌至十年低位,但就业市场仍维持平稳,今年3-5月经季节调整的失业率为2.8%,与去年10-12月持平。不过,期间总就业人数反而减少数千人,说明失业率稳定与本港劳动力供应减少也有一定关联。资产价格却在连续调整半年后迅速反弹,差饷物业估价署提供的数字显示,私人住宅售价指数从去年12月的359.4上升至今年4月的390.5,四个月内共上升8.7%,接近去年7月创下的394.8的历史高位。

下半年香港经济增长有三个有利因素

下半年香港经济仍将受到诸多不确性因素的制约,尤其是全球经济放缓和中美经贸摩擦,令内外需求都难以迅速回升,经济前景更具挑战性。

从国际因素看,主要是全球经济和贸易维持低增长。鉴于欧美各国经济增长动力减弱及中美经贸摩擦持续,今年4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三次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预测至3.3%,创下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其中美国GDP增长率预计从去年的2.9%降至2.3%,欧元区从1.8%降至1.3%,日本则从0.7%提升至1.0%。与此同时,世界贸易组织不久前发布最新一期《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报告,将今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测由3.7%大幅下调至2.6%,远低于去年的3.8%,说明全球贸易增速从过去两年的高于全球经济增速,又回到低于全球经济增速这一自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不多见的非正常发展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在相当长时间内中美经贸摩擦将会成为常态,香港作为小型开放经济体难免受到影响。

从内地因素看,今年以来,在中美经贸磨擦加剧的情况下,中国内地经济呈现出极大的韧性,上半年,按可比价格计算,GDP同比增长6.3%。经济增长品质也在稳定提升。上半年,货物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3.9%,增速比一季度加快0.2%,其中出口增长6.1%;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5.8%,增速比1-5月份提高0.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4%,其中6月份同比增长9.8%。为了稳定经济增长,近期内地加大了政策力度,包括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主要用于国家重点支持的铁路、国家高速公路和支持推进国家重大战略的地方高速公路、供电、供气项目。预计下半年将推出更多的政策措施,包括进一步增加财政支出,以及针对性放宽信贷等,不排除进一步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估计今年内地GDP增速仍可达到6.3%左右,继续为香港经济发展提供支持。

从内部因素看,比较有利的一个因素是全球低利率环境将会延续,令香港可以保持低息环境。由于美国时常出现长短期利率倒挂现象,警示着未来美国经济有可能步入衰退,近期美国联邦储备局公开市场委员会大幅调整了其货币政策的取态,预期今年有机会减息1-2次,相信香港的低利率环境可得以延续,这有利于楼市进一步回稳,所带来的正向资产效应将为香港投资和私人消费带来一些支持。

另一个有利因素是香港就业市场正处于全民就业状态,客观上有利于个人消费开支;财政预算案提出多项旨在发展经济、投资未来、共享成果的措施,料将为下半年香港经济带来提振的作用。另据2019年二季度《业务展望按季统计调查》,香港不少行业对营商前景的负面情绪有所改变,这将对机器设备及知识产权产品等投资带来支持。在政府努力增加土地供应的背景下,未来公私营楼宇建造将有所增加,加上机场三跑道系统和东北新发展区的前期工程将逐步展开,预期整体内需表现有望逐渐改善。当然,我们也要留意最近的社会冲突对香港经济、尤其是投资需求可能带来的影响。

第三个有利因素是旅游和跨境金融等服务输出料维持稳健扩张。一方面,广深港高铁和港珠澳大桥的落成将持续带来更多的旅客,对本港旅游服务输出带来支持。另一方面,金融服务输出料将维持较佳表现,即使环球和香港股市的波动性有所增加,但股市交投和上市活动趋于活跃,尤其是阿里巴巴来港第二上市将在资本市场掀起一股新热潮,加上在大湾区规划下内地和香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可望进一步深化,区内跨境金融活动会持续增多,外国投资者对人民币金融资产的兴趣日趋浓厚,也可带动金融市场和跨境金融活动的需求,对整体服务输出也将带来支持。

总体来看,全球需求不足和中美经济及战略关系的变化将持续带来困扰,令今年香港外贸表现难以显着改善,全年GDP升幅预计在1.7%左右。可幸的是,上述多项正面因素,如全民就业、低息环境、楼市回稳、旅游业和跨境金融服务需求较佳等,均有助于支持香港经济表现。未来香港如能加快创新科技产业的发展,深化与内地、特别是大湾区其他城市的经济合作,同时花大力气改善民生,将有利于增添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作者系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