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展现当代长篇小说新高度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庄蕾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展现当代长篇小说新高度

[导读]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在北京揭晓。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李洱的《应物兄》5部长篇小说获得该项殊荣。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一经公布,获奖作品在上海书展中马上成为热门图书,供不应求。图为8月17日,上海书展中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展位(图:视觉中国)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一经公布,获奖作品在上海书展中马上成为热门图书,供不应求。图为8月17日,上海书展中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展位(图:视觉中国)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在北京揭晓。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李洱的《应物兄》5部长篇小说获得该项殊荣。

文|本刊记者      庄蕾

获奖者“四世同堂” 青年作家正在崛起

茅盾文学奖是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每四年评选一次。参评作品须为成书出版的长篇小说,版面字数13万字以上。本届茅盾文学奖自今年3月15日启动,共有234部作品经推荐参评。经过六轮投票,最终产生了5部获奖作品。

这次的获奖作家在茅盾文学奖历史上首次实现了“四代同堂”。在茅盾文学奖评委、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邱华栋看来:“这届评选结果很励志,90岁到41岁的得主都有,说明文学是继往开来的事业,是永远不老和永远年轻的事业。”

从历届获奖作家的年龄来看,王蒙在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时候是81岁,如今90岁的徐怀中获奖打破了这个纪录,创造了中国文坛的奇迹,成就了一段佳话。在文学圈,徐怀中被公认为是莫言的“伯乐”,被莫言称为“恩师”。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瑞典学院发表演讲时提到了对自己创作产生过影响的数位作家,其中一位就是徐怀中。莫言在演讲中说:“1984年秋,我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在我的恩师、著名作家徐怀中的启发指导下,我写出了《秋水》《枯河》《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等一批中短篇小说。”

与新中国同岁的梁晓声在中学毕业时赶上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作为知识青年的一分子,因缘巧合地开始了创作之路。20世纪80年代初,梁晓声发表《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成为我国知青小说的代表作家,蜚声文坛。

陈彦和李洱是“60后”,有人评价陈彦是“跨界”作家,因为在此之前,陈彦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编剧,三次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在中国文坛,作家不少,剧作家也不少,但同时能拿到戏剧界的最高奖项和长篇小说最高奖项的人可谓凤毛麟角,陈彦却做到了。

李洱是中国先锋文学之后最重要的代表性作家,他的作品《花腔》在2003年就曾入围茅盾文学奖。在创作《应物兄》期间,李洱经历了车祸、母亲病重与去世、自己成为人父。母亲去世后,他又重新开始写作这部小说,虽然已经有了几十万字的笔记和片段,但写起来却极不顺手,以致他曾想放弃这部小说。他从30多岁写到50岁,这部小说的字数曾一度达到200万字,后经过反复修改,最终以85万字的篇幅呈现在世人的面前。整整13年,李洱写坏了3台电脑。

生于1978年的徐则臣,是本届获得茅奖的作家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也是迄今为止首位“70后”获奖作家。早在2005年4月,徐则臣就获得过春天文学奖,也获得过鲁迅文学奖。在上一届的茅盾文学奖提名中,他凭藉《耶路撒冷》被提名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进入最后前十名。

回看历届茅盾文学奖,作家阿来凭藉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时,也只有41岁。第一位入围茅盾文学奖十强的香港作家葛亮与徐则臣同岁,他的小说《北鸢》的美学追求令人印象深刻。除此之外,青年作家付秀莹《陌上》、李宏伟《国王与抒情诗》、石一枫《借命而生》都得到了评委的赞扬。这些青年作家的作品受到认可,充分证明了青年作家正在整体崛起,他们的作品有力地呈现出新时代青年创作群体的蓬勃朝气和青春力量,青年一代已经成为中国文学的中坚力量。

获奖作品展现中国不同时期的历史变迁

本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结果大体反映了这四年中国长篇小说的创作现状。这五部获奖作品,既有关乎国家、社会与时代的,又有关乎日常生活的,分别书写了平民、知识分子、艺术家和战地军人的命运,既有宏大的一面,又有细致入微的呈现。

梁晓声小说《人世间》从北方某省会城市的一个平民子弟周秉昆的生活讲起,描写了十多位平民子弟的不同人生,从20世纪70年代写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小说通过对一个个平凡而伟大的人物的人生历程进行描述,多角度地展示了中国社会的沧桑巨变,以及平民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被称为是一部“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

徐怀中的《牵风记》以1947年晋冀鲁豫千里挺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主要讲述了三个人物和一匹马的战地浪漫故事。徐怀中1945年参加八路军,是挺进大别山行动的参与者,所以这篇小说中每个人物、每个故事,都具有很强的历史真实性。

《北上》是著名作家徐则臣潜心4年创作完成的长篇小说。作品以京杭大运河为创作背景,通过历史与当下两条线索,讲述了发生在京杭大运河之上几个家族之间的百年“秘史”,并探讨运河对于中国政治、经济、地理、文化以及世道人心变迁的重要影响,展现了中外视角下的历史变迁,可以说是一部现实主义的优秀之作。

陈彦小说《主角》主要描述了一名叫忆秦娥的秦腔演员从11岁到51岁的人生历程和舞台生涯,由1976年写到2016年。作者以细腻的笔触,巧妙运用方言口语,塑造了鲜活生动的人物,用秦腔艺人的人生经历串联起历史的变迁,展现了中国最古老剧种的变化,和中国这40年波澜壮阔的发展变迁。

《应物兄》则围绕济州大学儒学研究院筹备成立和迎接儒学大师程济世归国两件事展开,在此过程中,惊动了国内政界、学界、商界各色人等,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原本学术之事演变成了国内外企业家的经济问题和政治家的政绩工程。作者通过主人公应物兄,串联起30多年来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的生活经历。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中国发生了沧桑巨变,人民的生活条件及精神方面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都能在作品中找到对应和投射。比如梁晓声的《人世间》主要写知青这一代人,李洱的《应物兄》写的是知识分子,提名作品葛亮的《北鸢》写的是民国以来的历史。这些作品不仅回应了当下的现实问题,也对重大的精神问题有所回应。

突破题材传统  探索文体创新  

在茅盾文学奖的评判标准中,获奖作品“是否对长篇小说这样一个文体作出了开拓性的贡献”是其中重要的一条。在本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中,出现了一些带有探索性的作品,这些作品大多都比较注重对文体的创新,作品更趋于精致化。

《牵风记》的独特之处在于作者写出了不一样的战争题材作品。作家从人性、人情的角度切入战争,没有对正面战场有过多的描写,也没有塑造出常见的战场英雄。他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式,展现了战争中的爱恋与人性。这是一种久违的文学风格,在过往的战争题材小说中并不多见。有评论家评论道,《牵风记》这部作品为中国战争文学贡献了新的类型,在文学的手法、文学的品格上,都是以往作品不具备的,在中国的战争题材文学中是一部稀缺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

近几年,关于大运河的文字作品层出不穷,种类繁多。《北上》是大运河文学中的突围之作,徐则臣并没有用史诗性的写法,而是摆脱宏大叙事的模式,较多截取历史上的片段,以此来展现历史的广阔和纵深。有评论家认为,《北上》的主人公是这条河流,徐则臣以草蛇灰线的方式进行了处理,这是其写作的一个巨大突破。

《应物兄》是这五部作品中最具探索性和先锋性的作品。这部作品几乎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情节,都由“话语”构成,小说所有的内容与元素都是通过话语来演绎、推送和呈现,成为一部百科全书式作品。《应物兄》同样为我们提供了一部在已有长篇文体体式中少见的作品。李洱的写作开创了一种新的社会小说写作的范式,给读者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评论界认为,《应物兄》这部作品建构了新的小说美学,李洱启动了对历史和知识的合理想象,并将之妥帖地落实到每个叙事环节,于是那么多的人物、知识、言谈、细节,都化为一个纷纭变幻的时代形象,令人难以忘怀。新的观察世界的方式,新的文学建构方式,由此诞生。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