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新改革的背景及影响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张琼
中国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新改革的背景及影响

[导读]中国人民银行8月17日发布公告,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并自8月 20日起正式实施。至此,备受关注的利率“两轨合一轨”改革正式拉开帷幕。

8月17日,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图:中新社)

8月17日,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图:中新社)

中国人民银行8月17日发布公告,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并自8月 20日起正式实施。至此,备受关注的利率“两轨合一轨”改革正式拉开帷幕。

文|香港     张琼

主要内容:增设通道以形成市场化利率并理顺传导机制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告,自8月20日起,各银行新发放贷款应主要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浮动利率贷款合同中采用 LPR 作为定价基准,且不得通过协同行为以任何形式设定贷款利率定价的隐性下限;中国人民银行将加强对 LPR 的监督管理,将银行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应用情况及贷款利率竞争行为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

相比于此前已运行近5年的LPR形成机制,此次LPR形成机制(以下简称“新机制”)改革主要涵盖四方面内容:一是报价频率由每日改为每月一次,在20日(遇节假日顺延)9时30分公布;二是报价采用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加点形成的方式;三是报价行由10家扩大至18家,类型在原有的全国性银行基础上增加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并将在今后定期评估调整;四是增设5年期以上期限品种,1年期和5年期以上银行贷款参照相应期限LPR定价,其余期限贷款银行自主选择参考的期限品种定价。

主要背景:利率市场化改革关键阶段叠加市场利率下行区间

新改革推行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大背景。

一是中国已经完全放开存贷款利率浮动限制,但由于大银行负债端以存款为主,且面向居民和企业、基于市场利率定价的存款类产品发展比较慢,银行负债成本主要取决于存款利率;对于外资银行、民营银行等而言,同业负债成本和市场利率变动虽然能对其综合负债成本产生显著影响,但其市场份额较小。因此,大银行贷款利率锚定基准利率、中小银行参照大银行贷款利率定价的模式成为行业惯例,反映市场风险和资金市场价值的利率“行得成”局面尚未形成。

二是近年来中国银行间市场“批发”利率变动幅度较大,尤其是近年来下行趋势非常明显。由于银行依赖基准利率对贷款进行定价,且相较于利率下行区间,银行更愿意在利率上行周期对贷款利率进行调整,因此同时期信贷市场“零售”利率表现为“批发”利率上升时跟着上行,而“批发”利率下降时下行幅度有限的非对称调整特征。银行间“批发”市场利率变动并不能向信贷市场“零售”利率实时有效传导。

三是受中美贸易战及全球经济低迷影响,中国宏观经济阶段性企稳但下行压力持续加大,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再度凸显,客观上要求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与此同时,全球主要央行一致货币宽松背景下,中国降息压力及预期不断上升。

主要影响:短期影响有限而长期象征意义明显

LPR新机制将透过改革引导实际融资成本下行,实现结构性减息的目的。从国际经验来看,LPR并不必然对应于“减息”或“加息”。但此次LPR改革恰逢中国市场利率下行区间、且全球主要央行密集减息窗口,将LPR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挂钩,且要求各银行新发放贷款应主要参考LPR且浮动利率贷款合同采用LPR作为定价基准,这将有效打破贷款利率下调刚性和改善银行利率隐性下限,从而将货币市场“批发”利率下行趋势有效传递到信贷市场,降低实体经济“零售”利率,尤其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实际融资成本,实现结构性减息的目的。

LPR 新机制对不同银行影响有别,但对银行业整体影响有限。LPR新机制并不会直接影响银行负债成本,但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下降预期上升,实体经济的贷款利率也将整体趋于下行,或将压制银行净息差及盈利空间。不过,LPR 新机制仅应用于新增贷款和浮动利率贷款,且利率下行将改善企业融资需求,银行亦可以通过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来缓减利率下行的负面冲击,因而对银行业整体影响非常有限。基于上述原因,此次改革后预计银行业分化格局将延续:市场化程度较高、风控体系及议价能力较强的银行,总资产中信贷占比较低或非息业务占比较高的银行,以及近期重新定价信贷占比较低的银行,预计受新规影响相对较小。

LPR新机制将增加银行结构性放贷的积极性。LPR新机制将引导市场实际融资成本整体下行,银行净息差缩窄,银行拓展新市场和新业务的积极性上升。与此同时,此次改革之后,先前贷款成本最高的企业部门尤其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等的利率下降空间最大,LPR 新机制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过程中,预计相关企业融资需求释放及盈利能力改善将最为明显。与此同时,中期借贷便利(MLF)在LPR新机制中被赋予了更为重要的角色,且中国人民银行将LPR应用情况和贷款利率竞争行为纳入宏观审慎评估考核,这将增加银行将资产从票据和居民房贷转而配置到企业部门,尤其是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积极性,进一步提升金融反哺实体经济的功能,优质中小企业以及民营企业等也很可能因为中国人民银行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引导而获得更多的银行信贷支持。

LPR改革对市场化定价利率形成及传导机制的长期象征意义明显。此次LPR新机制主要由MLF利率加点形成,增设利率期限品种,且预留了进一步评估调整报价行数量和类型的空间。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直接通过调整MLF利率影响市场中长期利率和贷款利率,以及引导不同期限LPR利率向不同方向变动,未来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进行结构性调控的空间更大,且效果也将愈加明显。此外,LPR点差由各报价行根据自身资金成本和市场供求等因素自行确定,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有关变动将更加实时有效地反馈到中国人民银行和相关市场主体,这将进一步培育商业银行市场化自主定价能力,“政策利率——银行间市场批发利率——信贷市场零售利率——实体经济”的双向联动性也将显著增强,进而有助于形成更为有效分散风险和发现资金价值的金融市场,实现利率完全市场化。

当然尽管此次改革缘起于增设通道以减弱降息预期,引导实体经济实际融资成本下行,但其实际效果如何取决于多方行为与中国人民银行的后续举措;此外,LPR新机制的推出,也不会止步于通过结构性减息稳增长稳就业的短期调控目标,而是将对利率市场化改革和金融市场带来复杂的长期影响。

对于中国人民银行而言,此次改革毫无疑问将有助于构建完善价格型货币政策调控方式,并增加央行对信贷市场进而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力。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此次改革赋予银行更大的自主权和主动权,但银行未来发放贷款时也面临更加波动的利率环境、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更多经营风险,这迫使银行转变现有的贷款定价机制,也对其风险评估和资产负债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对于企业部门尤其是优质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而言,此次改革将在一段时期内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当然,银行对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放贷的积极性是否实时增加以及增加幅度如何仍有待观察,主要取决于银行自身经营策略调整以及对相关企业资产质量和信用风险等的考量。

对于利率市场化改革而言,此次改革并非置换传统货币政策传导路径,LPR新机制本质上只是在保留贷款基准利率之余,增设了一条折中市场主体自主定价和央行货币政策调控意愿的中性通道。在短期传导途径不甚通畅时,中国人民银行可以通过MLF操作和调整MLF利率直接影响中长期利率,进而影响投资、消费与再生产等长期经济变量和主要经济变量的长期趋势,最终达到调控和影响经济走向的目的。

随着商业银行市场化定价能力逐步增强,市场“批发”利率与“零售”利率、短期利率与长期利率更加联动,政策利率向实体经济传导途径更加通畅,行政色彩较浓的LPR新机制也将像在美国和日本等其他国家那样“功成身退”,中国人民银行将把调控重心逐渐转回到短期利率上来,通过调节短期融资成本和市场流动性,抓住“大方向”引导金融市场各层次的基准利率;市场则基于各自资金需求、风险和期限偏好等参照相应基准利率自主“小定价”;短期利率通过资本价格变动和信号作用影响长期利率,进而影响最终经济目标的实现。

(作者系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