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终止《中导条约》将对中国构成现实威胁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付为工
美国终止《中导条约》将对中国构成现实威胁

[导读]8月18日,美国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尼古拉斯岛试射一枚常规陆基巡航导弹。这是美国自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后,首次宣布试射该条约所限制的导弹。

文| 北京      付为工

8月18日,美国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尼古拉斯岛试射一枚常规陆基巡航导弹。这是美国自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后,首次宣布试射该条约所限制的导弹。在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霸凌行径严重冲击国际法和国际秩序的情况下,此举无疑将会在世界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并对中国构成现实威胁。

美俄战略博弈终止《中导条约》

《中导条约》签署于1987年12月8日,按照条约规定,美国和苏联将不得拥有射程在500到5,000千米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宣布《中导条约》继续有效,此后时至今日美俄两国仍未装备受《中导条约》限制的武器装备。

如今,美国以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相关规定宣布退出条约。美方一直认为,由于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在研发SSC—8中程导弹,这是对双方签订的《中导条约》极度藐视,而且根据该条约的规定,俄罗斯军方此举已经是违反了《中导条约》,故此在2018年10月20日美国白宫提出将正式退出该条约。美国坚称,俄罗斯自2008年就开始研制条约禁止拥有的可携带核弹头的9M729陆基巡航导弹,并将矛头指向伊斯坎德尔导弹。今年2月1日,美国以所谓“俄罗斯长期违反《中导条约》规定”为由,宣布将暂停履行该条约义务,并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作为回应,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4日签署命令,暂停履行《中导条约》。这标志着《中导条约》的终止已经进入倒计时。

经过一年多的折腾,此前美苏签订的《中导条约》终于寿终正寝。美国宣称,除非俄罗斯销毁被美国认为违反《中导条约》的9M729陆基巡航导弹,否则美国将于8月2日退出《中导条约》,并开发自己的中程导弹以遏制俄罗斯。但俄罗斯指出,9M729陆基巡航导弹完全符合《中导条约》的规定,因此拒绝销毁。8月2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霍夫曼证实美国已经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并表示美国将以全力发展新型常规弹道导弹作为对俄罗斯的回应。美国国防部相关人士紧随其后表示,为了具备与俄罗斯对抗的能力,将为欧洲和亚洲驻军研发新型机动发射巡航导弹。在退出中导条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后,美国就于8月18日下午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尼古拉斯岛利用MK41垂发系统发射了一枚陆基战斧巡航导弹,命中了550公里外的目标。这款导弹在冷战时期曾经开发使用机动式发射车发射的陆基版本,但在中导条约被禁止后只保留了海基发射和空中发射的型号。

美国以牵强的借口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这一行为,销毁了军控领域的一份基本档,使世界局势严重复杂化,必然会削弱和破坏整个全球安全架构,包括《战略进攻性武器条约》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针对美国执意退出《中导条约》的行为,普京已指示俄罗斯国防部、俄罗斯外交部和外国情报机构监测美国发展中短程导弹所采取的步骤。普京指出:“如果有可靠的信息表明美国已经开始开发并生产这些系统,俄罗斯将被迫全面开发类似的导弹。”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基米尔.耶夫谢耶夫表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给俄罗斯带来巨大的军事威胁,美国在欧洲地区部署有核弹头,《中导条约》失效后这些核弹头将可能从航空母舰或者战略轰炸机转移到中程巡航导弹中,这对俄罗斯的防空系统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对于美国终止中导条约,俄罗斯方面做好了最强硬的应对。2019年俄罗斯战略导弹试射数量大幅度提升,基本上陆基所有在役战略导弹都发射了一遍,并且新型武器的换装速度也大大加快,与此同时还公布了大量新研发的武器装备系统(以地面装甲系统为主),美国想要在战略层面彻底夺取胜利并不轻松。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8月5日对外表示,当前《中导条约》已经作废,而全球发生新的军备竞赛风险将大大增加,新的军备竞赛将包含军事以及经济两个主要层面。作为回应,俄罗斯还于当日试飞了一款新型无人机,表明就是要跟美国对着干。可见,一旦美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部署中程导弹,必然会引起其他国家生产和部署中程导弹,从而引发新一轮世界军备竞赛。

终止《中导条约》意在“沛公”

中程弹道导弹有着战略导弹难以企及的优点,可以大规模生产并装备。此外中程弹道导弹可以核常兼备,打击手段非常灵活。最后一点,中程弹道导弹能够极大地压缩攻击时间,大大增强对手的拦截难度。《中导条约》的签署目的旨在限制美国和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进行核军备竞赛、通过限制载具生产和部署的方式间接控制核武器数量。美国以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为由退出该条约,实际上是《中导条约》的存在限制了美国中程弹道导弹的发展,所以美国才想打破这一枷锁。

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虽然这早就是计划内的事情,不过依然引起了全球舆论的一片哗然。自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已经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万国邮政联盟等十多个国际组织或国际协定,这次是特朗普的又一次“退群”操作。那么,美国这次执意退出《中导条约》究竟对准谁呢?美国政府给出的直接理由是俄罗斯并未遵守该条约的相关规定。但是如果更加深入分析这个问题,其矛头所指可能并非俄罗斯一家。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8月6日表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部署有大量此类导弹。华盛顿的许多人认为《中导条约》是一项冷战时期以欧洲为防御重点的条约,没有道理让它阻止今天美国在亚洲地区实施遏制(中国)的战略。”因此,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今年1月发布报告说,因为不受中导条约限制,中国近些年来迅速研制导弹,目的是用来打击美国和盟军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美国决定要退出中导条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态度和做法。

更有俄罗斯军事专家认为,美国这次“退群”不是针对俄罗斯的,而是针对中国的。因为这个条约的存在束缚了美国手脚,使得美国在中国周边布置中程导弹受到了制约。一旦废除这个条约,美国就可以放手在中国周边完善中程导弹包围圈,从而随时可以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打击。因此,美国是铁心要退出条约,不受限制地发展条约内所禁止研发的武器。其实,早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之前,美国就启动了研制新型中程弹道导弹的计划,美国国防部专门安排了研发中程弹道导弹的预算经费。

五角大楼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的决定将导致俄罗斯和中国更紧密地靠拢。不过也有俄学者做出了希望莫斯科能够置身事外的表态。俄罗斯政治分析家米哈伊尔.弗里本说:“如果你打开最有影响力的美国出版物,那么最近他们已经彻底改变了基调:现在美式民主的主要敌人不是俄罗斯,而是拥有强大经济实力以及对人权有特殊理解的中国。”他认为俄罗斯应该成为中美冲突的调解人并从中获益。

终止《中导条约》对中国构成现实威胁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不仅将矛头指向俄罗斯,而且剑指中国。美国退约可以公开和放纵地发展中远程战略武器,在全球挑起新一轮军备竞赛,以此借口扩大核武器库和在欧洲、东亚部署反导系统;同时,以签订新的国际协议为名,对目标国家进行战略威慑或牵制;此举还可以间接要求欧洲盟友提高“安全保护费”,其直接目的则是特朗普回报军火商的支持,实现总统连任。

在《中导条约》失效的第二天,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8月3日表示,他支持尽快在亚洲地区部署美国新型导弹。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访问澳大利亚时明确表示,在澳大利亚北部部署陆基导弹,将“符合两个国家的利益”。这次埃斯珀访问亚太国家,就是为了同相关国家商讨部署导弹一事。埃斯珀明确指出,“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正在遭受威胁,美国有必要在上述地区部署导弹以维持地区平衡”。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美国的真实意图。虽然目前美国还没有宣布最终的部署地点,关岛应该是美国部署中程弹道导弹的理想场所。关岛是美国在太平洋中的海外领地,距离东亚大陆、日本、韩国、俄罗斯远东都在3,000公里左右,这符合中程导弹射程范围。由此可见,美国现在的战略部署重点已经转移到亚太地区了。

一直以来中国极力避免介入《中导条约》相关纷争,但是来自美国的压力却越来越大。特朗普在正式退约前一天曾对记者说,也许美国和俄罗斯可能会就新的更广泛裁军条约进行谈判,但新条约要包括中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继续致力于一个有效的军备控制制度,将谋求一个不再是双边条约的武器控制新纪元。日本外相河野太郎7月29日也称,如果该条约失效,必须建立一个囊括美、俄、中、英、法五国的新框架。同日,蓬佩奥再称,美俄进行了战略对话,希中方也加入这些对话,相关协议需要包括中国。美方退约的真实目的是给自己松绑,却拿中国说事,这是毫无道理的。《中导条约》是一个双边安全机制,本来就是美俄之间的事,没有任何理由将中国拉入其中。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始终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发展中导等能力完全出于防御目的,无意也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虽然中国拥有中程弹道导弹,但这些导弹都是部署在中国陆地,没有在国外部署一枚中程导弹,因此硬要拉中国进入《中导条约》谈判是一种强词夺理的无理要求。河野外相所谓“新框架”无助于挽救《中导条约》,反而是变相为美国的单方面退约寻找理由或者提供借口。

一旦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弹道导弹,那么中国将面临中程导弹包围的现实威胁,直接打破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这是终止《中导条约》直接恶果。为此,中国必须高度警惕,同时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首先,在国际社会揭露终止《中导条约》的险恶用心。《中导条约》现在无法保证美国的战略利益最大化!而这正是美国企图将其废止的真实目的和动机。其次,联合世界上所有反对终止《中导条约》的国家,在联合国制止美国在其他地区部署中程弹道导弹,特别是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再次,积极发展更先进的中程导弹。积极发展陆基反舰中程导弹,牢牢掌握对海上大型移动平台打击的主动权。同时,增强洲际导弹的规模和打击效能,扭转愈加失衡的亚太地区战略平衡。此外,对美在我周边部署中程导弹的国家和地区实施战略威慑。如果美国在我周边国家部署中程导弹,那么中国有必要提醒周边可能引入美军中程导弹的国家,如若为美军打击中国本土提供基地,那么必将遭到中国摧毁打击的代价。最后,还要以积极的态度参与国际军控谈判机制。关于《中导条约》多边化问题,一味规避也不是一种积极防御的思路。如果美国硬要拉中国进入,推进《中导条约》多边化,那么就可以在《中导条约》多边机制下将包括中导、反导、导弹部署和核武器等一揽子问题都列入谈判内容,而不能只就某一种导弹说事。特别是在核裁军问题上,要坚决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遵循“各国安全不受减损”这一国际公认的军控基本原则。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核武器国家,在核裁军方面负有特殊优先责任。美国应在切实履行现有条约基础上,进一步大幅削减核武器,为其他国家参加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而不是向别国推卸责任。

如今,中国已经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台中心,中国的“硬实力”人所共知,但“软实力”相对于“硬实力”存在较大差距,仍然需要通过各种努力才能有所提高。参与国际机制构建和国际事务谈判,是增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途径,对此,须从战略上给予极大关注和高度重视。

(作者系武警特警学院教授、大校警衔)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