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地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的作用及影响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苏杰
中国内地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的作用及影响

[导读]作为发展中经济体在未实施货币完全可兑换、资本项目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有限度引入外资、开放资本市场的过渡性制度安排,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制度自1990年在中国台湾地区首度实施,之后相继被巴西、泰国、韩国、马来西亚、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采用,中国内地则在2002年11月启动实施。

图:秦风视觉中国

图:秦风视觉中国

文|香港     苏杰

作为发展中经济体在未实施货币完全可兑换、资本项目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有限度引入外资、开放资本市场的过渡性制度安排,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制度自1990年在中国台湾地区首度实施,之后相继被巴西、泰国、韩国、马来西亚、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采用,中国内地则在2002年11月启动实施。近期,中国内地宣布取消QFII总额度、单家机构额度备案审批及RQFII试点国家(或地区)等三大限制,标志着内地资本市场开放进程再上新台阶。

I制度作为“引进来”的重要制度设计,其发展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平稳有序推进的全过程。

去年以来,中国内地QFII制度升级进程明显提速:去年6月,机构每月汇出资金限制和锁定期规定同时取消,风险对冲敞口安排和额度管理流程更为优化;今年1月,QFII总额度上调至3,000亿美元;3月IMF获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资格之后,监管部门提出合并QFII与RQFII,放宽准入、简化申请、缩短时限、扩大投资范围、优化托管、持续监管等一系列改革构想。在此基础之上,取消QFII三大限制可谓水到渠成。

QFII制度引入外资、规范市场、推进改革三方面功能在中国市场的体现

对照海外经验,QFII制度的作用主要集中在引入外资、规范市场、推进改革三大方面,其在中国市场的功能也可从这三个方面加以观察。

引入外资方面,有助境外投资者分享中国发展红利。从QFII制度在中国运行16年来的情况看,截至今年8月末,QFII共计获批额度1,113.76亿美元,涉及机构292家;RQFII共计获批6,933.02亿元人民币,涉及机构222家,覆盖20个国家与地区。尽管额度使用仍有提升空间,但总体呈现静水深流、潜移默化的增长过程。

从外资流入的情况来看,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资本市场的踊跃度持续攀升。股市方面,包括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等全球主要股票指数公司相继将内地A股纳入其指数体系并提升权重,吸引更多被动基金和主动基金参与投资。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外资透过沪深港通和QFII持有A股总市值达1.65万亿元人民币,占比2.82%,创历史新高。其中,QFII持仓A股293只,市值为1,604.56亿元人民币,占比0.6%。债市方面,在债券通平稳运行及彭博巴克莱、摩根大通等相继将内地国债及银行债纳入其指数体系的背景之下,外资延续流入状态。根据中债登和上清所的资料,截至今年8月外资已连续18个月增持内地债券,规模达20,282.24亿元人民币,境外机构在国债市场占比上升为8%。

规范市场方面,有助内地金融市场健康规范发展。从流动性来看,在QFII制度运行期间,外资往往维持凈流入,特别是在市场低迷时可发挥稳定作用。目前内地A股市场外资持股比例仍属较低水平,但持续流入态势反映其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前景看好的取态。从市场结构看,目前内地A股个人投资者在市场交易中占比仍在八成左右,QFII作为中长期战略性投资的重要力量,对于推动机构投资者占比缓步提升发挥重要作用。近年上证A股换手率总体下降的趋势,或得益于外资流入带动的市场结构及投资理念变化。

从上市公司治理方面看,由于QFII重视公司治理结构、分红及中长期投资回报,可促使上市公司规范管理,提升经营业绩,重视可持续性发展。从国际化发展看,透过QFII参与及其他互联互通管道,内地市场从业人员逐渐熟悉境外交易方式,学习境外机构的管理经验、经营模式和方法,相关制度安排向国际标准靠拢,A 股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关联度有所提升,创新发展的活力也被激发。

推进改革方面,有助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开放。QFII制度的发展进程与内地金融改革相辅相成。在证券市场方面,2001年允许外资设立合资证券公司,次年6月启动外资并购参股,均为外资机构进入内地A股市场营造良好的政策氛围。2005年的《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确认了外资作为中长期战略性投资者的地位。随后,合格境内投资者(QDII)制度、沪深港通、CDR、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以及今年6月17日启动的沪伦通在延续QFII制度吸引外资功能的同时,亦推动内地金融改革进一步深化。

债券市场方面,自2015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允许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进入内地银行间市场,其后先后放开境外投资机构类别,拓宽投资范围和品种,以及债券通开通,为债券市场发展注入动力。今年以来,内地相继公布银行保险业对外开放12 条新措施和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为外资进入内地提供更为便利的空间。

随着内地金融改革的持续深化,资本和金融项下资本流动对跨境资本平衡的贡献率越来越高。其中,2018年跨境证券投资总规模为 2,137亿美元,占比25%,较2002年提升16个百分点,在国际收支格局中占据愈加重要的地位。今年以来,证券投资中的银行结售汇(含代客涉外收付款)差额呈现总体增长,8月更接近900亿元人民币。可见,QFII制度改革成为内地夯实金融改革成果、推进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要一环。

未来香港将在三方面发挥重要而独特作用

在取消QFII三大限制之后,内地相关部门表示,下一步将着手修订现有规定,更方便境外投资者实际操作。同时,将在开放中适应开放,切实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维护经济金融安全。展望未来,QFII制度改革无疑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长期利好,在对外吸引资金流入,对内深化制度改革方面发挥双重积极效应。

短期而言,QFII新政为市场行情带来的实时提振或相对有限。一是在总额度提升的情况下,每年审批额度仍有不少剩余,新政未必带来短期实际资金流入。二是内地A股市场具有较强的内生性,内部因素对行情的决定作用显著,外资更多是“逐势者”,而非“造势者”。三是互联互通机构的替代作用不容忽视。如沪深港通在汇兑、收费及便利度等环节设计优于QFII制度,现有透过该机制入市的境外投资者料不会转换管道。债市的情况也有类似,现有债券通客户转軚机会不大。

中长期而言,随着QFII制度优化,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将增加在内地的资产配置,市场投资主体进一步多元化,重视中长期战略发展及基本面研究的价值投资理念将日渐发酵,股债市场国际化、规范化、成熟化发展前景可期。有机构预估,未来10年,每年外资流入规模将在1,000 至2,000 亿美元水平。与此同时,人民币投资产品的吸引力也势必上升。另外,QFII制度运行发展16年先行先试的经验,也会为内地资本市场提供风险可控下放开额度限制的样板,其他开放措施有进一步优化空间。

与此同时,如何做好外资流入之后的风险应对,加强QFII制度与其他方面改革的制度配套,解决现有不同机制之间的整合,完善 QDII、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IE﹙合格境内投资企业﹚制度促进双向开放,也是内地金融改革未来需要面对的问题。

那么,这其中香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内地资本市场开放的试验田,香港在内地QFII、RQFII制度运行与发展中发挥了先导作用。截至今年8月底,注册地在香港的QFII审批金额为255.1 亿美元,占比22.54%;RQFII审批金额为3,450.17亿元人民币,占比49.76%。

相信在内地资本市场尚未完全开放、金融改革与对外开放平衡推进的背景之下,未来香港仍将在三方面继续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

一是以资金自由港优势继续吸引境外投资者经香港投资内地,分享内地经济发展成果。

二是配合股债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优化,助力内地资本市场开放进程。

三是利用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枢纽地位,持续为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提供支持。

(作者系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