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实令基本法规定的中央地方关系落到实处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梁美芬
切实令基本法规定的中央地方关系落到实处

[导读]中央享有对香港特区事务的最终“话事权”,是宪法及基本法清楚规定的。回归22周年,香港实应好好补上未完成的功课,让国家放心,让国民安心,全面发挥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的最大优势。

4月28日,2019香港“有问有答《基本法》问答比赛”决赛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图:中新社)

4月28日,2019香港“有问有答《基本法》问答比赛”决赛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图:中新社)

文|香港      梁美芬

中央享有对香港特区事务的最终“话事权”,是宪法及基本法清楚规定的。回归22周年,香港实应好好补上未完成的功课,让国家放心,让国民安心,全面发挥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的最大优势。

日前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港澳篇幅着墨不少,在香港如今的局势下,体现的依旧是国家爱护香港的情谊,香港更应该珍惜才是。其实,国家对香港的关爱之情一直都在,只是中国内地的含蓄从来不言于表。基本法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体现着国家的关爱之情,可从宪法说起。

基本法从属中国宪法

香港基本法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属中国的全国性法律,从属于中国宪法第31条。根据中国宪法第31条:“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如此,特别行政区的设立才有了合宪的依据。对于香港的政治地位,较早前港澳办发言人更是以基本法的条文解释了,包括:序言第一句“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第一章第1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及第二章第12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中国宪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虽然根据“一国两制”,有部分条文并不直接适用于香港,但其实只要跟“一国两制”没有抵触的部分,对香港都是有效的。

基本法明确规定了中央的权力

在基本法的很多条文中,都突显了中国宪法的特征,包括立法备案权、释法权、修改权等,如基本法的第17、18、158及159条。基本法的第17条提及特区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须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立法的备案权,实与内地宪法第100条一致。而基本法第18条紧急状态的宣布,与中国宪法第67(20)条也是如出一辙的。第158条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权,更是与宪法第67(4)条同气连枝。基本法第159条的修改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而第2款则规定有权提出修改基本法的议案的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59条只写了由特区提出修改的情况,但若修改由国务院或人大常委会提出,机制则应该是根据中国宪法第62(3)条进行。

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

香港目前的情势严峻,基本法内有不少条文赋予中央在必要时可行使的权力,以令特区恢复秩序。例如,基本法第18条第2款规定,全国法律中只有被列入附件三才适用于香港,其他全国法律是不会适用于香港;而透过附件三适用于香港的法律必须涉及国防、外交、特区自治范围外的全国法律。回归时,列在附件三的主要是涉及国籍法、外交权利以及驻军法等;而基本法第18(4)条更订明中央人民政府可在紧急状态下颁布有关国家安全的法律直接适用香港。国家安全当然是特区自治范围以外,但涉及国家安全的法律当时并没有直接列在附件三。笔者相信当时的考虑是国家对于香港给予了莫大的信任,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区自行立法的机会。这种授权予地方政府自行制定国家安全法律的做法在世界上实属罕见,即使如美国,其国家安全的法律也是中央制定,不会授权任何一个州去处理国家安全的问题。香港应该珍惜就国家安全自行立法的机会,而不是逃避这项宪制责任。

此外,在行政权方面,基本法第48条第8款规定中央政府对特首的指令权,此条文不仅反映出基本法与中国宪法是一脉相承,亦突显了特区从属于国家的本质。

以上种种只是例证,中央享有对香港特区事务的最终“话事权”,是宪法及基本法清楚规定的。回归22周年,香港实应好好补上未完成的功课,让国家放心,让国民安心,全面发挥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的最大优势。

(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立法会议员)

香港 |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