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民:珍惜中国之治 呵护香港未来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王振民
王振民:珍惜中国之治  呵护香港未来

[导读]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王振民在“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讨会上的致辞全文。

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王振民

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王振民

珍惜中国之治,呵护香港未来

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

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王振民

2019年12月9日

中国 香港特别行政区

由紫荆杂志社和几家机构合办的年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讨会在推迟半年之后,今天终于召开了。感谢杨勇社长和紫荆团队持续不断的努力,让我们在目前艰困环境下可以再次相聚香江,探讨国家治理以及香港的今天和未来。这次回到香港,见到各位朋友一方面很高兴,另一方面心情也很复杂:香港变了,香港乱了!很多人都在问:香港还有希望吗?这是半年来内地同胞和国际友人经常讲、经常问的问题。我们所有人与你们一样,很舍不得香港,舍不得告别过去美好的日子(good old days),真心希望香港能够早日迈过这个坎,跳出这一劫,振作起来,重新出发,重建香港。

我第一次来香港是1992年,当时在澳大利亚开会回国,在香港启德国际机场转飞机到内地,未能入境,在机场看到香港纪律部队,印象极为深刻。1993年至1995年我在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学习,研究基本法。那时候通过罗湖口岸来往深圳与香港,最大的感受是“治”“乱”的交替变化:香港这一边,干净整洁,法治严明,秩序井然,繁荣昌盛,感觉就是一个字“治”,两个字“大治”,风景这边独好!但是,过了罗湖桥,一入境深圳,立即就感受到一个字“乱”:眼前人山人海,迎接你、簇拥你的是众多派发各种小广告的人们,还有拉你入住酒店、招揽生意的各色人等,你要十分小心自己的银包,抢劫、盗窃是常事,打架斗殴随处可见,人们提心吊胆地在人群中寻找来接自己的人!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有机会来往香港与内地的人们共同的感受和印象。当时我们来自内地的学生心中有一个梦想:何时深圳河以北也能够像香港一样有法治,有秩序,有繁荣?在中央统一领导和内地同胞几十年的努力下,我们不断学习香港的治理之道,学习国际成功经验,终于实现了从乱到治的历史性转变。然而我们的香港却变了,这半年来,香港正在从治到乱,情况不断恶化。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然深圳、香港之间是河北、河南。这么短的时间,两地“两制”易位,似乎调换了个位置:内地社会主义制度经过几十年努力,实现了由乱到治的转变,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半年之内却突然从治到乱,似乎要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香港变了、乱了,而且不知道乱到何时,乱到什么程度,会不会让每一位香港同胞散尽几十年积累起来的万贯家产从头再来?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都在问,情况何以至此?香港怎么了?我们的思绪实在跟不上、适应不了这个巨大的变化,不理解这些变化。

今天我结合学习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与大家一起探讨“一国”之下两地“两制”在治与乱之间何以发生如此重大的位移和变化。

首先,国家社会主义那一制如何实现由乱到治乃至大治的变化。我们一起回溯历史,看看这个古老民族经历了什么样的人间炼狱,可谓九九八十一劫难,万死一生,才有今日安定、祥和、繁荣之社会主义祖国。

关于中国战争的书例如《中国历代战争年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2003年)统计中国5000年发生了6539次战争,最初看到这个数字我十分震惊,之前没有意识到我们国家发生过那么多次战争,看来我们也是“战斗民族”!学习中国历史,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需要记忆的大事太多。夏商周三代太过久远,不用多言。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我们国家经历的治乱兴替很多,有几十个朝代,通常说24个朝代,其实不止这些。从秦皇汉武,到唐宗宋祖、一代天骄,一直到明清500多年文治武功,兴替更迭,国家不断由乱到治,再由治到乱,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每次治乱更替都要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几十年战乱、无数人的生命,数不尽的财产、建筑付之一炬!有人说中国环境问题自古有之,因为每一个朝代的建立都要打很长时间的战争,从西烧到东,从东烧到西,从北烧到南,从南烧到北,把前朝上百年乃至几百年积累的财富、建筑烧完,然后再建立新政,逐渐稳定,全国砍伐树木,重新建设,再次繁荣。好景不长,常常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腐败,开始堕落,开始勇武,开始乱、大乱,最后失控,又是几十年的战乱;终于又建立新政,又有了秩序,又有了繁荣,之后又是一个回圈。这是一个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是历史的怪圈和魔咒,“其兴也勃,其亡也忽”,黄炎培先生1947年与毛泽东主席对话时称之为“历史周期律”。我们每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都在增长智慧和文明,但是国家的年龄似乎不怎么增长,好像永远都在十岁左右,总是忘记过去的灾难,总在重复悲剧,复制灾难,人类为什么长不大呢?

五千年太久!让我们把历史的镜头对焦1840年,看看近现代中华民族经历了何等不堪回首的大乱和劫难。大清朝自1644年建政,经过康熙、雍正、干隆三代100多年励精图治,创造了中国封建社会最后的辉煌,GDP世界第一,各方面遥遥领先于当时世界各国。然而到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天下承平日久,各种内外矛盾丛生,在来自西洋另一种文明的强烈冲击下,国运、民运开始江河日下: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京城第一次被外军占领,英法火烧皇宫圆明园,丢失香港九龙和大片北方领土;然后洋务运动,短暂中兴,开始有点变,但那是灭亡前的回光返照,三十年洋务运动的成果如此不堪一击,东瀛日本发起第一次侵华战争——甲午海战,让中国人通过“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幻想破灭,我们丢失宝岛台湾,各国对我分而食之,掀起瓜分中国狂潮;有识之士发奋图强,然而戊戌变法夭折,国内再次大乱,义和团不仅未能“扶清灭洋”,反而给各国侵华以藉口,京城第二次被外国占领。晚清再次变法,意图君主立宪,但为时晚矣,时不与我,建政267年的大清在经历了由乱到治,再由治到乱,终于画上了句号,昔日紫禁城终成今日“故宫”。

1911-1912年中国经历了又一次更朝换代,民国建立了。晚清几十年战乱之后,国人人心思治,然而好景不长,又一波劫难开始了。北洋政府内斗不已,政权更迭频繁,先后草拟五部宪法,国家制度始终确定不下来;袁世凯之后,从1916年至1928年短短13年,产生38届内阁,最短命的两届分别只有六天,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1928年6月国民党军队进入北京,北洋政府的统治结束。同年12月29日,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实现了全国形式上的统一。

然而,从1928年到1949年国民党统治中国这21年,中国不仅未能结束战乱,反而经历了炼狱般的外战——从1931年到1945年长达14年抵抗日本侵略的战争,首都北京近代以来第三次被外军占领,这次长达八年!自1860年到1945年,不到百年,北京三次被外国占领,这是何等的耻辱!国难当头,国民党不仅不团结各党各派共同抗日,反而“攘外必先安内”,要剿灭共产党。然而,中国人民最终选择了共产党,放弃了腐朽的国民党,经过惨烈的内战,1949年实现了中国现代史上波澜壮阔的政党轮替,红星出东方,中华民族迎来了真正的历史巨变!多年前我在美国一个大学演讲,有听众提问,中国是否允许更换执政党,我回答,当然允许。那位学生立即问,你们什么时间更换过执政党?我说1949年!在美国你们用选票更换执政党,在中国,经历100多年的苦难,中国人民用生命和鲜血更换一次执政党。用选票更换执政党可以四年一次,然而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用生命更换执政党,代价极其高昂,我们不想、也不能几年就再次更换执政党。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尖锐提出:“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提醒全党“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他一再嘱咐全党要牢记“两个务必”,牢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古训,着力解决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性课题,增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自觉,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准。这样有了过去六年前所未有的改革、反腐以及各方面的制度建设,一直到刚刚闭幕的十九届四中全会。

自1949年以来这70年,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把一个混乱不堪、贫穷落后、任人宰割、民不聊生、运动不断的中国,建设成了全民脱贫、人民安居乐业、法治不断完善、制度不断健全、秩序越来越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的国度,我们终于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昂首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国家综合实力得到极大提升,每一位中国人都感受到祖国今日的秩序、强大和荣耀。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180年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从来没有如此接近。

当然,我们也走了很多弯路,犯过很多错误,乃至严重的错误,发生过十年“文革”那样的浩劫,付出惨痛的损失和代价。结束“文革”之后,中国共产党深刻反思错误,深入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开启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征程。四十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中国内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伟大变化,除了经济飞速发展外,最重要的是实现了良好的治理,法治不断健全,各方面制度体制不断完善,实现了四十多年既无外战、又无内战和平发展的新局面,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个奇迹,这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人类从来没有尝试过在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我们做到了!

经历那么多灾难,今天终于实现了从乱到治的历史性转变,安定团结的局面确实来之不易!我们不想再乱,不能再乱,我们必须走向法治、善治,必须团结起来实现长治久安。英国、美国之所以强大起来,因为他们的国名都有一个共同的词united,时刻提醒每一个国民全国必须团结。当然,他们现在似乎不再united,而是dis-united,成为divided kingdom, divided states。我们今天终于united了,安定了,和平了,我们当然十分珍惜! 

如何从治到大治,从大治到长久大治,是中国共产党一直努力解决的根本问题。今年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四中全会专题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问题,从制度体制上为实现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作出了具体安排,在破解这个千古难题方面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只要我们严格贯彻执行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决定,把里边规定的每一件事情做好做实,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和伟大复兴就一定能够实现!

我们的民族五千年历尽千难万险和无数次劫难、数不清的内忧外患,经受住各种各样的考验,始终屹立不倒,不屈不挠,生生不息,是唯一几千年连绵不断的文明。如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尤其2012年以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改革开放,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终于开辟了中国之治新格局,为实现长治久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切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终极价值追求就是如何实现国家、社会的长治久安、天下太平。数千年来人们一直在苦思冥想、艰难探索天下大治之道。今天终于有了当代中国人的方案!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危机四伏、风雨飘曳的世界,中国之治显得分外耀眼,分外难能可贵,值得我们倍加珍惜。

现在让我们谈谈香港。香港是中国近代史开始的地方,本身就是中国近代衰落造成的后果,也必将随着国家的再次强大而回归自己的祖国。这就是历史的逻辑和规律。说到这里,我想起着名科学家崔琦的故事。1951年他12岁离开父母从河南老家移民香港,后来到美国留学,成为着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他离开老家后,他的父母在内地三年困难时期死亡,造成崔琦与父母的永别。他成名后,记者杨澜问他:“你12岁那年,如果你不外出读书,结果会怎么样?”她猜想崔琦一定会这样回答“我永远成不了名,也许现在还在河南农村种地。”崔琦的回答大大出人意料,他说如果我不出来,家里多一个劳动力,三年困难时期我的父母也许就不会死。他为自己12岁就离开父母、未能对父母尽孝、没有与亲人共度时艰后悔得流下了热泪。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气节亲情,是数千年优秀文化的体现。

从1842年到1997年香港经历了155年英国的殖民统治,走上了另外一条发展道路,就像崔琦先生一样。但是我们会否像他那样宁愿选择留下来与父母、与祖国不离不弃、共度时艰、同甘共苦呢?英国殖民统治固然带来一定的繁荣稳定、法治和秩序,但必须承认很长一段时间,香港不如上海,一直到香港回归前几十年,英国才开始认真建设香港,发展香港,忽然民主,忽然自由。改革开放以来,香港作为中西方“超级连络人”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贸易中心、金融中心、航运中心、航空中心的功能才得以充分施展。离开了祖国母亲,就没有香港的一切。就像一位美国朋友所言,香港如果切断与中国内地的关系,香港将一文不值。西方人来到香港的最终目的地是中国内地,是为了与内地十多亿人做生意。如果香港不能再连接内地,香港还有什么作用?香港回归前的辉煌固然与英国人的管治有关系,但最根本的还是祖国内地的因素,是内地支持以及全体香港居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去年香港创造了1971年以来最低犯罪率的记录,除了本地努力外,广东经济快速增长、内地人民普遍过上小康生活,跨境犯罪大为减少,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回望历史,回首往事,香港与内地一样经历过很多刻骨铭心的乱,有很多磨难,包括“六七”暴动那样的大乱。一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香港终于逐渐实现了从乱到治,一直到今天夏天,度过了差不多50年良好治理的美好时光。

我们难道就这么结束香港的法治、结束香港的秩序、结束香港的繁荣,就这么永远乱下去吗?就让法治之都变为暴力之都吗?乱终究要结束,只是时间长短、代价大小的问题,是否还要经过更长的时间、付出更大的代价才结束乱?还要乱多久,乱到什么程度?乱能够改变什么、能够得到什么?我想,乱肯定不是绝大部分香港居民所希望的,尽速结束暴乱,恢复秩序,恢复法治,实现从乱到治的再次转变,仍然是香港的主流民意,是目前最迫切的任务。

这次香港之乱最初公开的理由是不信任内地的法治和司法,认为国家的制度和治理不符合“国际标准”,所以不能把逃犯移交回内地。当然我们的制度和治理不是没有缺点、不足,还有很多很多,但我们一直在改进、在进步,例如反腐败,我去过不少国家,特别是那些过去几十年“全盘西化”、引进了西式民主的那些国家,腐败比中国要严重得多,但他们反腐败的力度比我们差远了,甚至根本没有人反腐败,人民几乎生活在无望当中。香港也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廉政风暴之后才开始实现好的治理和法治。我们经过过去几年大规模反腐败,去年修改宪法成立国家的ICAC,反腐败制度化、法律化,以此为契机中国的治理一定会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健全,法治化、现代化程度一定会极大提升。

美国朋友讲,美国国内问题远比中美关系难搞,因为美国很多国内问题没有解决办法,no solution。香港一些年轻人说看不到希望和前途,美国人也说看不到希望和未来。英国脱欧也是如此。对比各国,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有希望的国家之一。

我们的法治尽管还有很大很大改进的空间,问题很多,但根据世界银行11月24日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继去年从此前78位跃至46位后,今年再度提升,升至第31位,连续两年进入全球优化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十大经济体。这里边一个很大亮点就是中国法治、司法的改善。我不理解,为什么可以把逃犯遣送回法治比我们差很多的国家,而不能把逃犯送回内地?祖国的法治、司法真的那么差,以致于要发动如此长时间的暴力抗争,阻止修例往内地移交逃犯吗?

如果我们的法治、司法真的那么差,为什么过去几十年我们是吸引全球投资最多的地方? 为什么二百多万台湾人、几十万香港人、几十万外国人选择长期生活、工作在中国大陆,子女在这里接受教育,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内地法律?正如新加坡朋友所言,每年一亿多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经商,他们又回来了,很少选择留在国外。这说明两件事情:一是中国公民享有充分进出的自由,不是西方一些人讲的那样中国人没有自由;二是中国公民对自己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满意的,进出自由,大规模移民国外的情况不见了,偷渡到外国的事情更是销声匿迹。这说明祖国那一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还是不错的,越来越好。我常说,我们的制度不是像内地媒体讲的那么完美,但是也绝对不是香港一些本地媒体讲的那么差。这么大国家,这么多人,出一些不好的个案很正常,我也可以举出美国、英国、欧洲、包括我们香港、台湾很多不好的个案。问题是,为什么对自己的祖国如此苛刻,对英美等却如此包容大度?这公平吗?当然,我们不是迁就不好的个案,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其他国家和地方有这种要求,有这种努力吗?是时候摘下对自己祖国的有色眼镜、放下对祖国的偏见了!

因为我们国家的善治来自不易,所以我们不会去搞乱他人,当然也不希望被他人搞乱!搞乱香港,搞乱中国,固然香港居民、全中国人民将再次遭受灾难,谁又会从中获益呢?暴力乱港,不仅违法,而且不道德,造成民不聊生,社会不甯,人人遭受损失,没有人会从中得到任何好处。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这世界还真有一些人每一天“苦思冥想”如何把一个好好的国家、好好的城市搞乱!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会报!

实现从乱到治很难,到大治更难,要数代人很多年持续不断的努力。但是从治到乱很容易,不需要很多人、不需要很长时间就可以达到目的。我们不可不警惕,不可不察也!

媒体只聚焦当下,希望多卖几份报纸、多一些点击率,但是人民尤其看年轻人需要的是未来和长远。我们不能让眼前的障碍阻挡了自己的视线,不能让天上的乌云遮蔽了太阳的光芒。我们必须看清楚什么才是永恒的,什么是一时的;什么是可以改变的,什么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自古以来,香港就是中国的一个地方,展望未来,香港将永远是中国的一个地方,英国155年殖民统治在历史长河只是弹指一挥间,改变不了香港中国领土的属性和香港同胞中华文化的基因。香港与祖国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无论贫富,无论荣辱,无论治乱,香港与内地“两制”之间客观上的血肉联系无法分割,不会改变。

我们发自内心地希望所有国家都能够没有战火,没有眼泪,没有苦难,长治久安,繁荣稳定。我们的先人告诉我们:己立立人,己达达人。我们经历过那么多苦难,终于实现了中国的新治,中国人民刚刚开始享受长期和平发展的红利。我们希望其他国家也能够实现良好的治理,希望每一个国家的人民都能够有长期和平发展的机会,我们愿意与世界各国分享中国和平发展的机遇,一个长治久安、繁荣稳定、开放自信的中国,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当然也符合香港的最大利益。

我们愿意在“一国两制”之下继续与世界各国人民共用香港这个国际交易平台,继续在这里与各国开展正常的贸易交易交流。但前提是大家共同呵护这个平台的安全,保证这个平台可以正常运行,不要把这个台子砸掉。如果没有了香港,中国固然损失惨重,香港损失惨重,大家谁也跑不了,每一个持份者都将损失惨重,而且不可修复,不可回转!

最后,我想告诉香港朋友,第一,祖国不会乱,我们十分珍惜、坚决维护来之不易安定团结的大局。在人类数千年历史发展长河中,大部分时间我们民族本来就一直一马当先,在不久的将来祖国必将再次强大!中国之治必将大放异彩!祖国不乱,香港就乱不到哪里去。第二,在这动荡不安的世界,大风大浪、风雨飘曳之中,屹立不倒、坚如磐石的祖国永远是香港的定海神针,是你们最可靠的依托和最坚强的后盾!这世界最关心香港、真心帮助香港的只有祖国。过去积贫积弱的祖国都不曾一刻放弃香港,今日之中国怎么可能放弃你们?过去每当内地有难,你们第一时间送去无私的爱和关怀。今天你们有难,内地人民痛着你们的痛,苦着你们的苦,与你们同呼吸,共命运。困难一定是暂时的。要对祖国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中华民族经历过比目前更大的劫难,我们都能浴火重生,凤凰涅盘。这次我们同样有智慧、有办法一起度过这一劫,迈过这个坎,闯过这个关。我们一定会痛定思痛,共同谋划香港长治久安之道,共同努力,让香港尽快恢复秩序,实现更好的治理,让“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取得更大的成功。香港的明天必将依然美好!既然,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对国际友人,我想说,香港是国际大都会,维护“一国两制”大局是我们最大公约数,既然大家都非常享受“一国两制”带来的便利和好处,大家就有共同的责任一起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维护好“一国两制”的平台,让大家可以在此地继续世世代代生儿育女,安居乐业,共用中国发展机遇和香港的繁荣稳定,共建香港美丽家园。

让我们大家携起手来,共同珍惜来之不易的中国之治,共同呵护香港美好未来,共同努力实现香港和整个国家的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稳定!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