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得初心在 何惧历劫波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赵冰冰
但得初心在 何惧历劫波

[导读]——从壶口瀑布到延安精神1935年至1948年,延安十三年,仅仅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瞬间,好比壶口瀑布只是万里黄河上的一个逗号,然而,中国共产党在此蓄积了巨大的能量,使一个被反复“围剿”、迭受重创的党,完成了向执政党的华丽转身,中国也由此缓缓拉开了民主富强的帷幕。

陕西延安枣园革命旧址(图:新华社)

陕西延安枣园革命旧址(图:新华社)

文|延安     赵冰冰

——从壶口瀑布到延安精神1935年至1948年,延安十三年,仅仅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瞬间,好比壶口瀑布只是万里黄河上的一个逗号,然而,中国共产党在此蓄积了巨大的能量,使一个被反复“围剿”、迭受重创的党,完成了向执政党的华丽转身,中国也由此缓缓拉开了民主富强的帷幕。

万里黄河一壶收

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全长约5,500公里,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正源卡日曲由五个泉眼溢出的潺潺溪流开始,汇聚泓泉百余,“履高山下瞰,灿若列星”。随后在星宿海之上与约古宗列曲汇合,形成黄河源头最初的河道玛曲。当地的藏族群众称之为孔雀河,因河宽水浅,数不清的水泊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犹如孔雀开屏,故名。

河水流出星宿海,注入扎陵、鄂陵两湖蓄势待发,然后在巴颜喀拉山和阿尼玛卿山的夹持之下,向东南方流去。孰料相继受到若尔盖高地、贺兰山等的阻挡,黄河不得不左冲右突,辗转反复,形成九曲十八弯,冲积出的大片平原成为先民的乐土。出了河套平原,又与吕梁山正面遭遇,不得已急流南下,将黄土高原一分为二,在秦晋大地上画出了一个长达700多公里的陡峭峡谷。自身也承载了黄土高原的印记,由一湾清流成为“一碗水半碗沙”的真正意义上的黄河。绵延不断的崇山峻岭未能束缚住黄河东进的步伐,它日夜不停,加速前行,在峡谷的末端,不到500米长的距离内,河面水宽由二三百米被骤然收束至四五十米,面对坚硬的岩石,狭如壶口的河口,黄河以雷霆万钧之势,从二三十米高的陡崖上飞流直下,水量可达每秒1,500立方米,远远望去恰如一河之水全部注入一个茶壶般,声动天地,水底生烟,素气云浮,彩虹通天,有“万里黄河一壶收”之称,故名壶口瀑布。经过上千年的滴水穿石,还在瀑布下游冲出一道长约5公里宽约三四十米的深深石沟,号称十里龙槽。在石槽末端,有两块巨石横卧河中,大者长约300米,宽50余米,高10余米。两块巨石相对而立,远望如山,俯视犹如一扇巨门耸立在黄河之中,故称之为孟门山。相传,当年大禹治水时,两石相连阻断水路,洪水四溢危害百姓,大禹于是化作一只大白熊,劈开孟门山,放黄河水南流,解除了水患,因此孟门山又被称为“禹门口”。龙槽还被演绎为大禹治水之时,得神龙相助,龙身一摆辟出石槽,龙爪一顿踏出深潭,洪水由此顺势东流⋯⋯这是中国第二大瀑布,是北方地区最富特色的大型瀑布景观,也是黄河上唯一的黄色瀑布,因为此特殊的地位,它的图案被印在1980年版的50元人民币背面,展现在亿万国人面前。

秋雨初霁之时,望壶口瀑布,看黄河之水倾泻奔放,不禁心潮澎湃,吟诗一首:

黄河壶口瀑布

高峡清泉天上来,西辞昆仑向东海。

九曲无改归海志,百溪千壑入胸怀。

壁立万仞何所惧,舍身向空荡尘埃。

至柔何以驰至坚,信得天地初心在。

水声在耳畔轰鸣,不期然想起了冼星海的名曲《黄河大合唱》:“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与此同时,透过飞腾的水雾,我的思绪穿越了时光隧道,回到了80多年前⋯⋯

红星由此照耀中国

1934年10月,由于中共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等地出发,被迫开始了战略大转移。经过国民党的四道封锁线,特别是湘江战役之后,人员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了3万余人,中国革命处于危难关头。1935年遵义会议的召开,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后经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于1935年6月在四川懋功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继续坚持北上的战略方针。但具体到哪里落脚呢?根据长征途中形势的不断发展变化,先后七次选择不同的落脚点,却均因困难重重难以实现。直到1935年9月27日,中共中央抵达甘肃通渭县,毛泽东在一所小学偶然得到的报纸杂志中,看到了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和根据地的情况。第二天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遂正式决定把落脚点选择在陕北。之后经过20多天,急行700多里,冲破重重艰难险阻,于10月19日下午到达陕北的保安县吴起镇,结束了举世闻名的长征。一年的艰难跋涉,转战14个省份,翻越18座大山,行程达两万五千里,两倍半于黄河的长度,历经巨大牺牲,最后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将士约7,000人到达陕甘苏区。彼时,陕北这一硕果仅存的根据地,也正面临着国民党的军事封锁和“围剿”。    

西安事变爆发后,根据有关协议,国民党守军撤离延安城。由于延安是陕北的政经文化中心,又地处交通要道,中央决定由保安移驻延安。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开始了在延安城内的战斗工作生活历程,红星由此照耀中国

中国共产党在延安与广大人民同呼吸共命运,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逐步形成了一整套优良的革命传统和作风,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抗大精神”“南泥湾精神”“白求恩精神”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延安时期是毛泽东思想比较完整地形成的一段时间,他在此写出了100余篇著作,包括影响深远的《论持久战》,此外还有大量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篇如《沁园春.雪》。贯穿于毛泽东思想的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等基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是毛泽东思想的灵魂,也是延安思想的精髓。此外,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优秀文化传统和民族精神也为延安精神的产生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文化基础。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延安军民众志成城,将自强不息的精神升华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奋斗精神;将勤劳勇敢的精神升华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创业精神;将团结统一的精神升华为爱国主义精神。

由于这种精神,这一方红星照耀下的土地引起了许多中外人士的关注。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以其所见所闻撰写了后来风靡欧美的《红星照耀中国》。全国的进步人士也对延安寄予厚望,视之为红色大本营。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把中华民族推向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一大批有志青年怀着报国之志,不远万里,冒着日本侵略者的炮火空袭,跋山涉水,如潮水般奔赴陕甘宁边区。据统计,到1938年底,赴延安的知识分子达10万多人。也是这一年,印度援华医疗队在赴延安途中看到崎岖山路上一队队奔赴延安的青年队伍时,队长爱德华不禁赞叹:“奇迹,奇迹,这简直是奇迹!这是20世纪中国的耶路撒冷!”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窄小的窑洞里,一方面,“毛主席在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指挥了最大的人民解放战争”;另一方面,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党校、鲁迅艺术学院、中国医科大学等30余所干部学校先后创办,一时之间,宝塔山下,延河两岸,遍地是课堂,处处有歌声。由此培养出的大批意志坚定、素质优良的党政军干部和专门技术人才,不仅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也为新中国的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比如抗战胜利后一次派往东北的干部就有两万多名。

1935年至1948年,延安十三年,仅仅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瞬间,好比壶口瀑布只是万里黄河上的一个逗号,然而,中国共产党在此蓄积了巨大的能量,使一个被反复“围剿”、迭受重创的党,完成了向执政党的华丽转身,中国也由此缓缓拉开了民主富强的帷幕。

抚今追昔,望着奔腾不息的洪流,回味着“逝者如斯”的感慨,我想,正如一滴水,要想永不干涸,只有融入大海;一个政党,也只有始终不忘初心,汇入人民的汪洋大海,才能天长地久。词以记之:

沁园春延安

枣园金秋,凤凰山上,故地重游。

忆如磐风雨,哀鸿遍野;

黄河之畔,震天怒吼。

何惧牺牲,但解倒悬,

移山之志比愚叟。

近卅年,看红星遍照,光耀九州。

山河重光谁讴?

思英烈竟无语泪流。

虽新华国立,民生犹艰。

七秩奋斗,百尺竿头。

全面小康,仓实礼明,

初心无改砥中流。

致大同,酬千载宏愿,黻黼枫猷。

(作者系延安干部学院学员、辽宁残联常务副主席 )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