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晓峰:全球抗疫为中医药“出海”创造历史契机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王一鸣
汪晓峰:全球抗疫为中医药“出海”创造历史契机

[导读]为进一步了解中医药在海外抗疫情况以及中医药国际化的进程,记者采访了国际病毒联盟组织(GVN)理事、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人类病毒学研究院理事汪晓峰先生。

3月18日,在意大利米兰的马尔奔萨机场,意方欢迎人员与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人员一起打出横幅,横幅上的意大利文为“我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图:新华社)

3月18日,在意大利米兰的马尔奔萨机场,意方欢迎人员与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人员一起打出横幅,横幅上的意大利文为“我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图:新华社)

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各地快速暴发。截至4月24日,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病例已突破250万,感染者遍布215个国家和地区。随着武汉解封,中国抗疫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在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下,中医药成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一大亮点,91.5%确诊病例使用,中医药总有效率达90%以上。为进一步了解中医药在海外抗疫情况以及中医药国际化的进程,记者采访了国际病毒联盟组织(GVN)理事、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人类病毒学研究院理事汪晓峰先生。

文 | 本刊记者 王一鸣

中医药战“疫”功不可没

记者:目前国际疫情形势依然相当严峻,而内地的疫情经过国家一系列果断的措施已经得到了良好的控制,您认为中国的疫情防控有哪些做法可供国际社会参考?

汪晓峰:首先,中国对于这次疫情的反应速度非常快。在疫情发生之后,政府果断决策,科学防控,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重大措施。一是“封”,武汉封城,有效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二是组建方舱医院,最大程度上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快速严格地控制了传染源,杜绝病毒在社区内播散,这是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的一个关键举措。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在疫情发展的早期阶段,中央就部署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这一举措是非常英明、有力度的。如同张伯礼院士所讲,“集中隔离,普遍服中药,阻止疫情蔓延,是我们取胜的基础。”

记者:数据显示,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逾90%。中医药在此次疫情的防治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汪晓峰:事实证明,中医药在这次疫情的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此次中医药介入疫情防控的深度、广度和力度都前所未有。在治疗轻症方面,中医药能够快速的改善患者的症状,显著降低转重率。同时,中西医结合对改善重症患者症状发挥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大幅降低了重症患者死亡率。

中医药治疗传染病有几千年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科学规律。近20多年来,中国在应对突发传染病的过程中,以经典名方为基础,创制了很多新药方。这次应对新冠推出的“三药三方”中,金花清感颗粒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这个方子是由《伤寒论》的麻杏石甘汤和《温病条辨》的银翘散合方组成,是2009年H1N1全球大流感流行时,由王辰院士、黄璐琦院士等7名院士,以及上百名专家共同参与研制出的新药,也是世界上首个针对甲型H1N1流感治疗的有效方药,其治疗甲流的疗效和西药达菲相当,且负作用更少,价格更低廉。临床研究的数据结果显示,金花清感治疗轻度、普通型的新冠肺炎,疗效是确切的,除了可以改善临床症状,特别是可以减少转重率以外,患者的免疫能力也有所提升。服用金花清感的患者平均25小时可以退热,浑身乏力、发软的症状快速减轻,免疫功能的白细胞和淋巴细胞的数值有明显上升。

近期,金花清感颗粒已被国家药监局作为甲类非处方药管理,可更好的满足临床救治的需要。金花清感颗粒药品说明新增新冠肺炎治疗功能已经正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相信随着金花清感颗粒的逐渐完善,未来将成为人类抗病毒类疾病的不可替代之良药。

中医运用整体性、调和性思维,通过调节人体内环境达到一种平衡,激发自身的力量与病毒对抗,是此次战“疫”的利器。

新冠推出的“三药三方”中,金花清感颗粒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

新冠推出的“三药三方”中,金花清感颗粒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

中医的疗效必须用数据说话

记者:疫情之下,大批金花清感、连花清瘟捐往意大利、伊拉克等国,但中药的海外销售却并不容易打开。中医药出海面临哪些困难?

汪晓峰:疫情全球爆发以来,中药对新冠的独特效用,让海外对中药的需求增加,目前中国已经向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多个国家提供了中医药帮助。但由于抗疫体系深嵌于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结构当中,抗疫要对抗的绝不仅仅是疾病和物资不足,更有各种障碍和掣肘。

由于中医药在国际上没有法规,出口的药品要符合进口国的质量标准要求。如果要以药品进入美国市场,就必须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证,然而如今中成药作为药品注册在美国尚未取得零的突破。因此,中医药在海外想要进入医院抗疫却并不容易,在一些西方国家,国内捐赠的中药多用于华人社区和医护人员的预防性用药。目前,我们正在努力争取需求国家开辟中医药的绿色通道和特殊审批政策,为后续的中医药发展打通障碍。

我近来也一直在积极联系马来西亚、泰国的政府组织、医疗机构,计划捐赠几万盒金花清感颗粒,同时派遣有防控经验和临床经验的专家、中医医疗队援助。

我认为我们的援外工作一定要落地。不仅要捐赠中医药,还要对中药的治疗效果进行跟踪,通过数据证明中药对于传染病的防治是切实有效的。如果能将中医药在各国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成果,在国际权威期刊中发表,就能够使国际学术界认可中医药疗效并逐渐形成共识。媒体也应该对中医药在各国抗疫的疗效进行深入报导,越多国家认可中药的疗效,越有利于中药国际化的早日实现。

记者:中医的疗效曾引起争议,中药的疗效如何评估,是否有统一标准?

汪晓峰:对于如何评价中药的疗效问题,我们现在越来越多的在采用国际上公认的循证医学的方法来进行评价。中医的疗效,必须用数据说话。只有基于科学数据的临床证据,才能评价中医药防治重大传染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推进中医药在全球范围内的认可。

在循证医学方面,国内已经有很多药品在朝着这个方向做。比如金花清感就是首个采用国际循证医学方法进行临床研究证实疗效并获得国际认可的中药。研发团队一开始就是瞄着FDA的最低毒性标准来研制的,甚至最终研制出的金花清感的毒性标准比FDA所要求的最低毒性标准还低。在研制过程中,王辰院士带领团队,采用严格的随机对照研究,评价了金花清感对H1N1流的治疗效果,并且在美国《内科学年鉴》上发表了论文。

新冠爆发以来,针对中医药量化的问题,医学界一批年轻的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药理学分析平台、AI等现代化技术工具,建立了若干量化模型,对于金花清感中每一味中药所含的化学成分与作用靶点都给出了清晰的答案,证实其对于新冠肺炎的防治疗效,其从循证医学临床标准获得的数据到药理靶点分析已经被国际广泛认可和接受。如果中药的疗效是确切的,又有充分证据的话,我相信西方包括全世界都会欢迎中医药的。

中医药国际化道阻且长,疫情为中医药走向世界创造契机

记者:在推进中医药国际化的过程中,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外国人能理解和接受中医吗?

汪晓峰:这十年来,我的心愿就是把中医药在治疗病毒性传染病中的广泛应用推向国际,但是中医药国际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一是中医药的标准化。事实上,经过政府与中医专家们20余年的努力,中医药标准化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果。特别是2019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上表决通过审议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传统医药首次被纳入世卫组织国际疾病分类。这一成果的取得,有助于我国建立与国际标准相衔接,促进中医药与世界各国医疗体系融合发展,为各国认识、了解、使用中医药奠定基础,对推动中医药国际化有划时代意义。然而,中医的独特理论体系和诊疗方法想要被国际社会普遍认可还需很长时间,不会一蹴即至,让中医药与国际主流医学接轨仍是我们不断努力的方向。

二是中医药走向世界一定要通俗化。中医药理论中的很多内容来源于中华传统文化,蕴含着中华民族深邃的哲学思想。中西方文化存在很多差异,让国外民众理解中医药的理念是个难题。因此当务之急是将中医药理论的语言障碍打通,让外国人能看懂,把中医药理论体系通俗化、现代化,这也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一个关键点。

此轮抗疫中医药不仅向海外贡献了经验思路,还是把中医药文化向海外输出的契机,有望成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一个新起点。经过这次疫情,全球都应该开始考虑并参与到中药体系的研究中,因为这视乎全人类的健康。中医药的国际化需要全球共同努力。

记者:病毒无国界,传染病大流行面前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谈谈您对国际协作的重要性。

汪晓峰:人类从来没有彻底战胜过病毒,未来也将永远是人类的威胁,甚至比战争的威胁、地震的威胁还要大。新冠是全人类面对的一场大灾难,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应对。中国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中医药在防控疫情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希望把这一成果和世界共享,毫无保留的分享中医药救治经验,这是大国担当,也是文化自信的体现。中医药是中华文明的瑰宝,有实力为全球战疫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惠及世界。

世界各国应当尽快形成合作控制疫情的共识,在信息交流、技术手段、医药科研、物资配给方面加强合作和互助,将对经济民生的伤害降到最低。

记者:对于中医药走向世界,香港可以发挥哪些作用?

汪晓峰:香港可成为中药现代化及国际化的桥梁。香港的商业模式和科研方法等与西方接近,可以在语言沟通和信息发放上发挥作用,国外对于香港学术成果的认受程度也相对高一些。

香港特区政府对于中医药的推广也不遗余力,将中医药纳入香港医疗系统,香港几间大学的中医药学院培养了很多中医方面的专业人才,香港第一所中医院也正在筹建中,这些措施都有助于中医药在香港的进一步发展。香港要发挥其桥梁作用,助力中医药国际化。

不要寄全部希望于疫苗

记者:开发预防性疫苗被认为是此番战“疫”的终极解决方案。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汪晓峰: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从几百年前的黑死病到今天的新冠肺炎,病毒从来没有离开过人类,而是经过不断变异,以新的面孔继续出现,疫苗从来没有真正解决它。SARS 结束以后我们也没有看到有效的疫苗或者药物,现在仍然在中东病区流行的 MERS,疫苗现在也没有做出来。而且有了疫苗也不一定能彻底解决问题,流感也有疫苗,但是流感每年都爆发。因此病毒的种类、疫苗的疗效和覆盖率等因素,都会影响防控效果。

我们不应该停止对疫苗的研发,它在将来可能会发挥用途,但是我们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疫苗上。尤其对于短期内疫情的防控,我们不能指望疫苗带来积极的结果,还是要坚决执行我们现在的防控策略,巩固现阶段的成果,同时发挥中医药的重要作用,早日打赢这场战“疫”。

一位澳洲老人被诊断为肺炎,服用金花清感后第二天不适症状明显好转

一位澳洲老人被诊断为肺炎,服用金花清感后第二天不适症状明显好转

责任编辑:连振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