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黄钟和瓦釜

来源: 《紫荆》杂志  作者: 梁振英
梁振英:黄钟和瓦釜

[导读]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多年的经验说明,基本法的法律条文是完备的,但是关于基本法的政治工作还有待加强。

zjy

文|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前任行政长官 梁振英

1988年中我在上海,路过一个朋友的办公室,探头进去打招呼,我问:“在忙什么?”这位朋友说:“在看你们的基本法,中央过来征求意见啊!”我问:“那你有什么意见?”他说:“香港回归后财政独立,不上缴中央啊,现在交给英军的军费也可以省啦。”

我说基本法的起草工作是严谨、科学、民主和细致的;民主的体现不仅是在香港就基本法的草案和草案(征求意见稿)做了广泛的咨询,同时也在内地做咨询,用当年人大常委会公布的话来说,就是“在香港和内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中央各部门,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有关专家,人民解放军总部中广泛征求意见”。

因此,“基本法既是香港法律,也是全国性法律”这句话指的不仅是基本法的属性,也指出了基本法在全国范围内的民主基础。在这个起草基本法的民主基础上,对基本法的执行、解释或任何修改,香港的民意固然重要,但不可能是唯一的考虑。

基本法的起草用上了将近五年的时间,除了起草委员会的工作外,在香港有180名来自社会各界各阶层和不同国籍的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也频繁和有系统地就基本法的条文磋商,并公开征求意见,每次会议后都通过媒体向全社会通报;咨询委员会的秘书处也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然后形成一系列的报告,除呈交起草委员会外,同时向全社会公开。因此有些人在香港回归后提出的关于基本法条文的理解,无论是背景、概念、原意或解释,大多数在起草过程中都讨论过,而且已经取得共识和解决。

有了上面说的民主基础和工作基础,我们必须不厌其烦地对香港社会和国际社会做好关于基本法的说明和解释工作,必须说明“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经不是凭空演译的抽象概念,而是经过将近五年时间千锤百炼、字斟句酌的160条法律条文。对于一些西方政客把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扭曲为“全面自治”;对一些香港的反对派把“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必须得到人大常委会批准说成是“向人大常委会备案”的“搬龙门”;把普选行政长官前的“提名委员会提名”窜改为“公民提名”,再戴上“真普选”的帽子;或者不断的“去中央化”,蚕食基本法授予中央的权力;对这一切,我们都不能任之由之,不能以为香港市民会把我们的沉默当作真理,不能以为一时的风平浪静会换来长治久安。我们必须严词驳斥,通过有针对性的辩论,让香港社会读懂弄通基本法的内容,让国际社会了解“一国两制”的具体安排。

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多年的经验说明,基本法的法律条文是完备的,但是关于基本法的政治工作还有待加强。

先有不响的黄钟,才有雷鸣的瓦釜。今天众多的专家学者在王振民会长的主持下,共同研究如何更好贯彻实施基本法,让香港社会更充分认识基本法,我感到特别高兴,我更要感谢各位长期以来对落实基本法所作出的卓越贡献,我相信只要我们勇于担当,敢于发声,“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肯定可以重回正轨。

(本文发表于《紫荆》杂志2020年5月号)

责任编辑:李博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