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港区国安法的一切:你所想要知道的都在这里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博扬
关于港区国安法的一切:你所想要知道的都在这里

[导读]近日,全国港澳研究会在深圳举办了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国际研讨会,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学者围绕港区国安法议题发表真知灼见、作出权威解读。小编根据与会嘉宾发言,整理了大家特别关心的有关问题的答案。透过此次会议传递出的重要讯息,我们或许可以从中找到答案,彻底解开心结。

编者按: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以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决定一经通过,立即在香港社会引发强烈反响和高度关注,“撑国家安全立法”签名行动共收集近300万个签名。同时,一些香港市民由于对国安法不太了解,心存疑虑和担忧,比如,港区国安法何时颁布实施?如何与香港的普通法系衔接?立法过程中是否听取香港各界的意见建议?法律是否有追溯期?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由谁设置以及如何设置?香港的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是否会受到损害?等等。

近日,全国港澳研究会在深圳举办了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国际研讨会,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学者围绕港区国安法议题发表真知灼见、作出权威解读。小编根据与会嘉宾发言,整理了大家特别关心的有关问题的答案。透过此次会议传递出的重要讯息,我们或许可以从中找到答案,彻底解开心结。

1、中央对香港特区发生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有没有管辖权?

邓中华(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下同): 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特区负有主要责任,这方面绝大部分工作,包括执法和司法工作应当也必须由特区去完成。但中央也应当保留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实行管辖的权力。当然,中央实行管辖的案件是少之又少的,不会取代香港特区有关机构的责任,也不会影响特区依据基本法享有的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饶戈平(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下同): 根据国际法规定,国家管辖权包括立法、执法及司法权,“难道一项在香港发生、矛头直接针对国家政权或直接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为,中央完全没有司法权吗?”他指出,以普通法和大陆法差异,以及高度自治为理由,排斥中央在维护香港国家安全的立法和执法权,是值得怀疑的观点。

谭惠珠(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 国家安全关乎的是整个国家的整体利益,是全国人民的福祉,是持续的、长期的利益。维护国家安全必须由中央担起这个责任,地方要配合中央,而不是中央将维护国家安全的事权放任给地方处理。

陈端洪(全国人大常委会澳门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为什么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领域,有人抵制中央主导、地方配合模式呢?由于习惯性的思维套路深深植根于香港社会,有人把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误解为一道禁隔中央的“防火墙”,这完全背离了国家安全的本义,架空了“一国”原则。

王振民(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下同): 中央具有无可置疑的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所有权力,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最高和最终责任,这是“一国”原则的基本要求。

2、港区国安法会影响“一国两制”吗?

陈冬(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下同): 回归23年来,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基本法》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一国两制”由科学构想变成生动现实。

香港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法治指数全球排名由回归前的60多位跃升到第16位。可以说,除了中国的香港、澳门,世界上很难再找出一个主权国家的地方行政区,享有如此之广的自治权利和如此之高的自治程度。

王振民: 在国家安全遭遇重大、清晰的现实威胁并已经造成严重损害情况下, 从国家层面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不仅不是“一国两制”的终结,更不是香港的“末日”,而是“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的发展完善。

张勇(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下同): 这是“一国两制”方针又一次创造性的实践,体现了对香港特区的高度信任和对两种制度的尊重。

3、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危害国安的现象会减少吗?

邹平学(深圳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 澳门2009年就基本法23条立法以来,未发生一宗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反映相关法律能带来预防的作用。立法是要惩罚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在初始阶段受到遏止,很多国家都不是等到国家安全到非常危险阶段时才制定国安法,而是未雨绸缪,提前做到预防的作用。

4、港区国安法如何做到内地大陆法与香港普通法两种不同法律制度的衔接?

邓中华: 需要明确指出,虽然两地法律制度和司法体制存在较大的差别,但内地刑事法律制度所遵循的原则和香港相差不大,都包括实体法层面的罪刑法定、罪责刑相适应、法不溯及既往,以及程序法层面的程序公正、无罪推定、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辩护权等原则。所有这些原则都可规定在这部法律中。

张勇: 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相关法律过程中,将会依照宪法和基本法的规定,坚持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原则,兼顾两种法律制度的差异,确保有关法律能够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切实保障香港居民的合法权益。

5、如何在香港设置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

邓中华: 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都需要设置相应的机构维护国家安全。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机构,是落实全国人大决定提出的明确要求。中央对香港特区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进行管辖,必须要有实际抓手,产生有效震慑,不能只是喊喊口号、做做样子。同时,特区政府也要设置相应机构,不仅在决策层面要建立权威、科学的决策机构,负责研判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形势,制定相关政策,推进相关工作,还要在执行层面充分发挥好本地的执法、检控、司法机构的作用,设立专门的部门,配备专门的力量,指定专门的人员,处理国家安全方面的事务,办理相关案件。

6、中央在港维护国家安全机构如何执法?

邓中华: 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都需要拥有必要的权力。法律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需要赋予相关机构和人员必要的执法权力,提供相应的经费保障,以确保他们能够高效地履职尽责。同时,立法还应明确执法过程需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符合法定职权、遵循法定程序。此外,中央在港维护国家安全机构应当与特区的相应机构建立协调机制,监督、指导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工作,并在日常工作中加强信息、情报共享。

7、港区国安法如何听取香港社会各界意见?

邓中华: 香港社会对这部法律高度关注,在立法过程中,应当广泛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 6月3日,韩正副总理在北京听取了林郑月娥行政长官以及特区政府有关主要官员的意见;香港中联办于6月6日、8日在香港组织了两场座谈会,听取了43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意见;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先生、梁振英先生担任召集人的“香港再出发大联盟”于6月10日在香港举办了座谈会,听取了40位大联盟发起人的意见。我们今天在这里召开的国际研讨会,事实上也将听取各位专家学者的意见,今天下午大家可以畅所欲言、集思广益,对这次立法做出自己的贡献。

陈冬: 中联办举行了两场听取涉港国安立法意见座谈会,香港再出发大联盟也举办了两场座谈会。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各级政协委员纷纷提出意见建议,香港社会各界积极递交书面意见。

8、为什么说港区国安法有助于尊重和保障香港市民的自由与人权?

韩大元(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世界各国的国安立法,最终都是对人权的保证,而香港自去年修例以来,只要发表一些与暴徒不同的政治观点,所谓言论自由和人身权利都得不到保证,故相信港区国安立法有助尊重和保障人权。

9、港区国安法会对香港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会动摇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陈冬: 长期以来,香港发展一直具有很多有利条件和独特优势,最大优势就是“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令香港不仅得到中央强有力支持、分享内地广阔市场和发展机遇,而且深得国际资本青睐、坐拥发展先机,这不是一些外国政客说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众所周知,没有资金会流向动荡不安的地区,没有企业会选择预期不明的市场。 “一国两制”下香港良好的营商环境及市场效率,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持续提升的现实基础;发挥“国家所需、香港所长”的独特优势,满足全球资本投资中国、分享发展红利的需求,是推动香港经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香港金融市场加快发展的强大动力,这两大支柱将随着涉港国安立法的出台而更加稳固。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指出,涉港国安立法并不会改变香港财政独立,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地位及对香港实施出口限制也影响甚微,所以不会下调香港的主权信贷评级;大批中概股正转回香港,仅网易在港公开发售就获得超过360倍的认购,冻结资金达2,300亿元。香港金融市场的这些表现,令涉港国安立法影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传言和忧虑不攻自破。可以预见,立法出台、社会恢复安定后,中央对香港的支持力度会更大,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进一步加强,一些困扰已久的深层次矛盾也更有希望得到解决,“一国两制”给香港发展带来的前景会越来越广阔。

刘兆佳(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港区国家安全法可以大幅压缩外部势力在香港的活动空间,削弱它们干预香港事务的能力,减少它们联同香港内部反对势力在香港制造纷争和动乱的机会。自从中央积极发挥在香港事务上的主导作用以来,特区政府和爱国力量的士气大振、斗志高昂。港区国家安全法可以为在香港推进国民教育铺平道路。港区国家安全法的颁布实施,进一步巩固和强化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服务中心的地位,有利于香港的长远经济发展,更会加快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速度,从而达到香港的长治久安。

责任编辑:李博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