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宗在立法会对法官“政治中立”等问题作出回应

来源: 紫荆网 
张建宗在立法会对法官“政治中立”等问题作出回应

[导读]紫荆网6月19日香港报道: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张建宗18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就委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动议决议案中议员关注的重点作出回应。

紫荆网6月19日香港报道: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张建宗18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就委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动议决议案中议员关注的重点作出回应。

首先是司法独立。张建宗说,法治和司法独立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及我们赖以成功的基石,自特区成立以来一直受《基本法》保障。一直以来,法官均遵照司法独立的原则,依法判案。正如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于今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时清楚地阐述:法官一定要确保审判公平公正,并且严格依循法律的要求。法官履行职责时,只会以法律条文和法律精神为依归,相对于法律考虑,政治、经济和社会因素完全不在考虑之列。所有法官及司法人员在就职时一定要作出司法誓言,宣誓定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所有法官及司法人员,不论国籍,在执行司法工作时,一定要独立并严格地依法行使其司法权。

二是法官政治中立。张建宗表示,正如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多番强调,法官必须行使独立的司法权,公平公正、无惧无私地审理案件,绝对不可偏颇,在观感上亦不可被合理地理解为对任何人士或因由有所偏颇。特区政府强调,法治和司法独立一定要由全港市民共同维护,任何人即使对法庭裁决有不同意见,亦不应以任何方式向法官或司法人员或法庭施压,甚或作出人身攻击,以免影响法院根据法律理据、不偏不倚地作出裁决。

三是法官国籍。张建宗说,除了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外,《基本法》并没有就其他法官及司法人员的国籍要求作出规定。《基本法》第八十二条亦清楚订明,终审法院可以根据需要邀请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官参加审判。根据《香港终审法院条例》,在聆讯及裁决上诉案件时,终审法院审判庭由五名法官组成,当中须包括一名非常任香港法官或一名非常任普通法适用地区法官。自回归以来(即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到现在),终审法院在审理绝大部分实质上诉时,除了极少次的例外情况外,均从非常任普通法法官的名单中选出一名法官参加审判。现任的十五名非常任普通法适用地区法官来自英国、澳洲及加拿大。他们都具备丰富的司法经验、享有崇高的专业地位和声誉,有助终审法院继续有效地维护法治。

四是有关制定国家安全法。张建宗强调,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香港特区的宪制责任。从国家层面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填补国安缺口,事实上是有必要性和迫切性。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律,是依据《宪法》和《基本法》来贯彻“一国两制”的方针,可以说是合宪、合法,亦合情合理。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维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长治久安,更好地保障市民的生命财产、基本权利和自由,绝对无损香港特区的司法独立。

五是律政司司长作为推荐委员会委员。张建宗说,律政司司长是香港法律制度下担当维护公众利益的重要角色和法治守护者,亦是行政长官在法律事务上的首席顾问,因此由她出任推荐委员会委员,参与向行政长官推荐司法人员任命工作是恰当的。另外,律政司司长作为律政司的首长,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就特区的法制和法律、司法机构的工作、法律专业的要求和发展等,能够充分掌握有关情况,可以协助推荐委员会审议司法人员的任命。

六是司法独立不受干预。张建宗强调,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曾发表声明,表示自其2010年担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以来,从未在任何时间没有遇到或感受到内地机关以任何形式就香港司法独立,包括委任法官事宜,作出任何干预。司法独立受到《基本法》的充分保障,亦是香港法治的重要一环。

七是司法机构的人手及使用信息科技。张建宗表示,为了解决高等法院原讼法庭级别的招聘困难,司法机构已将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和以上级别的法官和裁判官的退休年龄延长了五年,对于人手方面有一定的纾缓作用。另外,在填补司法职位空缺前,司法机构在可行范围内,会继续以短期的司法人力资源协助维持各级法院所需的司法人手水平。作为长远策略之一,司法机构已加快使用信息科技或进行遥距审讯方面工作,积极推行更广泛地使用信息科技以支持和便利法院事务的进行。

八是量刑决定。张建宗说,司法机构曾经解释:量刑是一项司法职能,应该由法院独立行使,亦是法院专有职能。法庭每日都有大量不同案件去量刑,而每宗案件的具体情况均不同。要在每宗案件中判处公正而合适的刑罚,实在是法庭一项极具挑战和艰巨的工作,亦涉及行使司法判断以求取平衡的一个量刑决定。但如果是诉讼各方,包括律政司司长,认为判刑不一致的话,刑罚过重或过轻,可以提出上诉或申请复核刑罚。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