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风云|郭行之: 反对派立选变阵负隅顽抗

来源: 《紫荆》杂志  作者: 郭行之
政治风云|郭行之: 反对派立选变阵负隅顽抗

[导读]今年立法会选举,反对派喊出了“35+”的夺权口号,戴耀廷更提出了“真揽炒十步”,企图夺取立法会过半议席,从而瘫痪议会,“揽炒香港”。在反对派的狂妄挑衅,外部势力的步步进逼,肆意损害香港国家安全的形势下,中央果断出台港区国安法,不但修补香港的国安漏洞,更建立了一套全面维护国家安全的机制。港区国安法的出台,打乱了反对派的选举部署,令反对派陷入了进退维谷境地。然而,夺取立法会过半议席是反对派以及其背后势力所定下的“总目标”,面对港区国安法出台后的新形势,反对派也在调整立选策略,企图负隅顽抗。

回归23年,香港一直未能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图为香港青少年军在升国旗区旗

回归23年,香港一直未能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图为香港青少年军在升国旗区旗。

今年立法会选举,反对派喊出了“35+”的夺权口号,戴耀廷更提出了“真揽炒十步”,企图夺取立法会过半议席,从而瘫痪议会,“揽炒香港”。在反对派的狂妄挑衅,外部势力的步步进逼,肆意损害香港国家安全的形势下,中央果断出台港区国安法,不但修补香港的国安漏洞,更建立了一套全面维护国家安全的机制。港区国安法的出台,打乱了反对派的选举部署,令反对派陷入了进退维谷境地。然而,夺取立法会过半议席是反对派以及其背后势力所定下的“总目标”,面对港区国安法出台后的新形势,反对派也在调整立选策略,企图负隅顽抗。但反对派如果不改弦易辙,改变与国家对抗的路线,如何变阵也改变不了其走向败亡的结局。

文|香港 郭行之

港区国安法千呼万唤始出来,不单有力地填补了香港在国家安全上的漏洞,而且在执法、检控、审讯等方面都作出了周全的部署和配套,共同构建香港的国家安全法机制。中央主动出手就国家安全立法,原因是回归23年,香港一直未能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在未来一段时间也看不到完成的可能,而近年香港社会出现大量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港独”势力愈来愈狂妄嚣张;反对派政客毫无顾忌到外国乞求制裁香港,干预香港事务;反对派甚至喊出“夺权”“揽炒”口号……这些都敲响了香港国家安全的警号,中央出手既是逼不得已,也是不能不发。

构建国家安全机制 打击“揽炒”图谋

港区国安法的出台,将大幅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该法草案说明中规定,“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义务”、“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在参选或者就任公职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这等于为立法会选举加设了一道“防火墙”,将拒绝拥护基本法、拒绝效忠特区的人拒诸门外。维护国家安全是基本法明确规定的宪制责任。显然,反对港区国安法、损害香港主权安全的人,将不可能“入闸”参选,这对于一众反对派而言,无疑是沉重打击。

为此,近日他们开始在立选上进行变阵,当中主要有三个动向:

发动外围组织反对港区国安法

反对派企图将国安法炒作成去年的“修例风波”,挑动大规模的政治风暴,以配合其选举工程。然而,在港区国安法下,反对派担心公然反对国安法,将成为之后被DQ的理据,于是改为发动其外围组织、工会作为反国安法的主力。例如早前多个反对派外围工会,包括医护工会、“新公务员工会”以及一些激进学生组织,就联手发动所谓“罢工罢课公投”,企图为之后的罢工罢课造势,可惜最终功败垂成,投票人数远低预期。

值得留意的是,在这次“公投”上完全不见反对派政客的身影,前台的都是一班名不见经传的人士,说明反对派为了逃避国安法,改为利用这些外围组织担当反国安法主力。这次“公投”虽然惨淡收场,但预期反对派不会收手,未来一段时间反对派将会继续与这些外围组织配合炒作国安法风波,从而蛊惑民意,挑动民情,为9月立选服务。对此,应有所警惕。

加强与“本土派”“独派”的选举协调

为达到立会议席过半“总目标”,反对派内部也加强了协调工作,并由戴耀廷、区诺轩负责反对派的初选。本来有意参加初选者都要签署所谓“正式协议书”,承诺当选后必须否决政府所有法案和拨款,全面配合“揽炒”的路线,但在港区国安法出台后,为免留下DQ罪证,戴耀廷近日已表明不会提供有关协议书,即是不用签署“投名状”。

戴耀廷为协调反对派出选费尽心机,但他突然取消协议书,却惹来“本土派”“独派”的攻击,指责戴耀廷立场不坚定,他们更自行发起参选人签署“抗争派立场声明书”,要求参加初选者签署共同纲领。但同时,反对派大党如民主党、公民党却认同戴耀廷的做法。当前反对派内部正就是否签署有关声明发生激烈争论,有“本土派”更因此退出有关协调。

其实,是否签署所谓抗争声明根本无关宏旨,反对派大党与“本土派”争的,从来不是“投名状”而是参选权,在议席的肥肉下,根本没有人甘愿放手,戴耀廷的初选协调不过是为了劝退不属意的人士,让“自己人”成功出选。这样的初选自然对一班“素人”不利,因而借所谓抗争声明发难,以摆脱初选掣肘。反对派虽然全力进行所谓协调,但在各党各派各怀鬼胎之下,所谓协调只是一厢情愿。 7月中反对派的初选能否协调顺利,也只是“美好的期待”而已。

为免被DQ,纷纷“忽然爱国”以及寻觅Plan B

一贯担任美英势力代言人的李柱铭不久前接受访问时,突然炮轰“独派”及暴徒,指“环顾世界各地起革命的人都不会先宣之于口”,“若他们有心起革命,应该是推翻现有制度和议会,而非争取进入议会”云云。李柱铭又指,有些宣称会“勇武抗争”的人“见到警察就离开”,并非真正“勇武”,质疑“港独派”只想靠“讲'独'”赢选举,“港独教父”大有与“港独派”划清界线之意。其他反对派政客近日在接受传媒追问“港独”问题时,或表明反对,或避而不谈,部分如林卓廷之流更“忽然爱国”。公民党甚至在自身网页上删除了有关其主张“自决”的内容。这些做法不过是为了逃避DQ。

同时,反对派为保险计,也纷纷寻觅Plan B人选,例如公民党在各区直选中都安排了新人排后面,假如领军人物被DQ也可以替补。其他党派亦纷纷寻找或明或暗的Plan B人选。这说明反对派自己心中有鬼,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可能难以逃过被DQ的命运,于是纷纷变招图存。

反对派的立选变阵负隅顽抗能够奏效吗?机会不大。港区国安法在香港更是全覆盖,当然包括立法会选举。港区国安法是中央推动香港拨乱反正的关键一招,绝非走过场,做样子,更不是“无牙老虎”,对于违反国安法的人,不要说参选,随时更要惹上官非。如果反对派仍然不放弃“揽炒”路线及与中央对抗的路线,任何招数都只是徒劳。

(本文发表于《紫荆》杂志2020年7月号,作者系香港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李博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