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云:国安立法后 青少年教育是另一项重要工作

来源: 中新社  作者: 陈锦云
陈锦云:国安立法后 青少年教育是另一项重要工作

[导读]6月30日,香港回归23周年之际,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港区国家安全法,中央出手填补了香港保护国家安全在法律上的真空!香港以及每一位香港市民从此有了保护国家(“一国”)安全的法律责任和国民义务。

原标题 陈锦云:国安立法后 教育是另一项重要工作  

中评社香港电(作者 陈锦云):6月30日,香港回归23周年之际,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港区国家安全法,中央出手填补了香港保护国家安全在法律上的真空!香港以及每一位香港市民从此有了保护国家(“一国”)安全的法律责任和国民义务。应该说这是中央送给香港珍贵的生日礼物。 

从一国两制行稳致远角度看,国家安全立法固然是法律基石,青少年教育也是另一个重要工作,并且需要持之以恒!今年6月12日,香港特别行政区《国歌法》刊登宪报并生效的日子,同时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驻港联络办(两办)都发出了声明,强烈呼吁香港各界要保护学生,给学生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但怎么能得到“健康的成长环境”让香港青少年得到该有的价值观,而不至于再“丢失”一代人呢?这需要把香港教育纳入国家教育中来推进和发展。 

香港教育问题也是整体社会的问题 

有不少意见认为香港国民教育不足,教育系统要想办法改善。要改善教育系统的生态,不能把它从香港社会中抽离出来单独来看,而是一个整体来看。香港除了学校教育,社会舆论,新的通讯手段和媒体,政客(特别是言论激进的政客),都对青少年价值观塑造产生较大作用。而多年来舆论环境多不利于我方。教育系统内,中小学办学团体以西方宗教性质居多,办学历史也较久,“名校多”,香港的学校在政府“校本管理”和“尊重教师专业”政策下又多有自主权,特别是私立学校。大学更甚,香港政府是透过半官方的“大学资助委员会”拨款并评估大学表现,香港行政长官虽然可以委任大学最高权力机构校董会主席和若干名成员,但教职员和学生以及立法会议员(包括反对派)也有机会加入校董会,他们政治性强,对政府的大学管治形成相当牵制。本土的一些大学教师更鼓吹“违法达意”推动青少年以违法行动冲击香港法治,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要采取措施改善香港教育系统内各环节,从而改善整个教育生态,实在不容易,需要下大力气和长时间的努力才有希望扭转局面。有关当局固然可以对教材,教师培养等加强监督。但是,如何把香港教育与粤港澳大湾区融合起来发展,既让内地教育学习借鉴香港教育优势,也让香港在内地教育经验实践中吸取养分,这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