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港挥舞人权大棒不仅伪善而且徒劳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长弓
美国对港挥舞人权大棒不仅伪善而且徒劳

[导读]香港问题和对抗疫情彻底暴露美式人权的“双标性”!

当地时间5月25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左图)因涉嫌使用假钞被捕时,白人警察德里克·肖文(右图上)单膝跪在弗洛伊德(右图下)脖颈处超过8分钟,导致其在被跪压期间失去直觉并在急救室被宣告死亡。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各地引发持续大规模抗议活动,欧洲、美洲、非洲多国民众也举行示威游行,抗议美国种族歧视现象

当地时间5月25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左图)因涉嫌使用假钞被捕时,白人警察德里克·肖文(右图上)单膝跪在弗洛伊德(右图下)脖颈处超过8分钟,导致其在被跪压期间失去直觉并在急救室被宣告死亡。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各地引发持续大规模抗议活动,欧洲、美洲、非洲多国民众也举行示威游行,抗议美国种族歧视现象

当地时间8月7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将11名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官员列入所谓“制裁名单”,理由是他们“破坏香港自治权,并限制香港公民的言论或集会自由”。美国的这一做法无视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是继上月通过《香港自治法》后的又一重大挑衅行为。此种单边“长臂管辖”不仅颟顸霸道、极其无理,更进一步破坏了正处于“下降螺旋”中的中美关系,影响十分恶劣。

文 | 武汉    长弓

人权成为美国粗暴干预香港事务的新伎俩

美国一向以“人权卫士”自居,在全世界挥舞人权大棒威胁制裁所谓“侵犯人权”的国家。2012年12月通过针对俄罗斯的《马格尼茨基人权法》,一改以前主要通过经济手段制裁目标国政府的做法,首次将侵犯人权的个人列入“黑名单”,通过限制其入境美国、冻结其在美资产等方式进行直接制裁。该法的升级版《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于2016年12月生效,将制裁对象扩展到全世界。

除了“普适版”的马氏法案外,美国还专门针对香港出台了一系列涉港人权法案。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就通过国内立法染指香港事务。在中英签订《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后,美国于1992年8月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成为首部关于香港政策的系统性法律。该法确立了美国对港政策的所谓“人权原则”,宣称“……人权对美国意义重大,同时与美国在香港的利益休戚相关……”。此外,法律还对美国行政当局介入香港事务提出了硬性要求,如要求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年度涉港报告。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开启了美国立法干涉香港事务的恶例,为此后美国国会的涉港立法活动提供了蓝本。

自2014年香港发生非法“占中”后,尤其是去年发生“修例风波”以来,美国加快了涉港“人权”立法进程,一意孤行,动辄对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以“制裁”相威胁,在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路上越滑越远。2014年9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首度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Hong Kong Human Rightsand Democracy Act)草案,要求国务院每年就香港自治情况提交报告,并在美方认为不达标时向中国实施制裁。在黄之锋等“反中乱港”分子赴美多方游说以及马尔科.鲁比奥等反华议员的持续推动下,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于2019年10月15日和11月19日通过各自版本的法案,最终于11月27日由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成为美国法律。2019年10月15日,众议院还同日通过了《与香港并肩决议案》(Stand with Hong Kong Resolution)和《限制向香港出口催泪弹和人群控制技术法》(又称“保护香港法案”,Protect Hong Kong Act),宣称支持香港人的示威权利,并要求总统在法案生效30天后,禁止特定防御物资、防御技术服务及弹药出口至香港。后者于11月27日由特朗普签署生效成为法律。

事态的最新发展是,随着香港国安法于2020年6月30日正式生效,美国国会两院通过并交特朗普签署的《香港自治法》(Hong KongAutonomy Act)也于7月14日生效成为法律。该法授权美国政府以金融制裁方式惩罚实施香港国安法的中国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官员。《香港自治法》与之前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在内容上有许多重合之处,不同之处在于其潜在的制裁对象涉及国际银行等金融层面,牵连面更广。签署《香港自治法》的同时,特朗普还于同日签署了一项追加制裁的行政命令,以取消香港目前享有的所谓“特殊待遇”。这一系列动作,完全暴露出美国借人权之名行干预香港事务之实,背后的政治动机不言而喻。

香港问题和对抗疫情彻底暴露美式人权的“双标性”

众所周知,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中央政府对香港具有宪制地位并拥有全面管治权。美国妄图利用涉港法案,以“民主自由”为旗号挥舞人权大棒,以金融制裁等手段阻扰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这是对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也是对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肆意践踏。尤为可笑的是,无论是在维护国家安全,还是在保障基本人权,亦或是尊重“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方面,美国都光顾着指责别国,而忘了自己伪善和“双标”的一面。

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也是国家生存发展的基本前提,维护国家安全不受内外威胁是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世界上任何国家,无论其实行什么社会制度,国安立法都属于中央事权范围。香港回归后,基本法第23条授权其针对国家安全自行立法,但由于种种原因,立法迟迟未成延宕至今,结果造成政治生态恶化、社会动荡不安、“反中乱港”分子四处活动,外部势力也公然插手。美国抨击中国实施香港国安法,自身却有《煽动叛乱法》、《间谍法》、《敌对外侨法》、《国家安全法》、《中央情报局法》、《保护美国法》、《外国情报侦察法》、《反经济间谍法》、《国土安全法》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国家安全立法及众多维护国家安全机构;美国指责香港警员打击“黑暴”冲击行政和立法机构、瘫痪公共交通、打砸抢烧并造成无辜平民伤亡的正当执法行为,甚至赞扬“香港的示威游行是美丽的风景线”,但当自身面对因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无辜致死而引起的持续抗议时,特朗普却将其称为美国国内的恐怖主义行径,威胁“将以最凶恶的狗和最凶狠的武器对付示威者”,更在实施宵禁的同时三番五次要求派遣联邦军队进场“平暴”。 

2020年春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这一罕见的国际公共卫生危机给世界各国都带来巨大冲击和挑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以世界“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目前全国病例数已突破560万,死亡人数接近18万,无论是病例数还是死亡人数都居世界第一,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当中国等国家疫情全面受控,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逐步恢复时,美国政府不仅不正视现实、全力抗疫,反而还在一味推卸责任,开口“武汉病毒”,闭口“中国瘟疫”,最后更是索性退出了世界卫生组织,使全球防疫战线出现重大缺口。国务卿蓬佩奥等一众美国官员不遗余力将矛头指向中国,在多个场合发表错误言论,妄称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权,香港人的人权受到侵犯,要对香港政府官员采取所谓“制裁”,妄图以此转移国内民众视线,同时为特朗普竞选连任造势。种种政治操弄的把戏不仅连大西洋对岸的盟友不能认同,就连一些惯常戴着“有色眼镜”报道中国的美国媒体都实在看不过眼,批评美国政府“不顾美国国内的问题,只知道对中国咆哮”。疫情期间,美国经济受到重创,数千万美国人失去饭碗。疫情与种族矛盾等老大难问题相互迭加,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更加严重的冲击,美国人民享有的基本权利受到严重侵害。由于收入水平与医疗资源分配不均,非洲裔美国人的新冠病毒死亡率是其它族群的2倍;相较于白人,拉美裔、非洲裔等受经济寒潮打击更重,贫富差距正在拉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非洲裔问题专家工作组的调查报告对此批评到,美国政府未能履行保护非洲裔权利的责任,制度性和结构性种族主义持续存在,对其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造成了负面影响。

美国改弦更张才能重回中美关系正途

美国近期对港动作频频并不稀奇,应该放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美关系进行重大调整的战略背景之下来观察。随着中国崛起的势头日益明显,美国国内有一些人非常期盼中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通过对中国在地缘政治、军事安全、经济贸易、国防外交、意识形态和高新科技等各领域进行全方位的围堵施压,甚至不惜发动“新冷战”挑起美中直接对抗,以此打断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最终阻遏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具体到涉港人权法案及相关制裁行动,美国试图运用人权杠杆打“香港牌”来进行“软实力”和价值观作战。可笑的是,在这一波操作中,可以明显观察到美国急不可待的心态和仓促成事的做派。特首林郑月娥对自己被纳入制裁名单一笑置之,说她在美国没有资产而且也不期待访问美国。林郑月娥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调侃美国政府“办事粗疏”,在公开其个人资料时把她的住址搞错了,列出的居然是香港政务司司长的官邸。她推测,应该是美方把她2016年访美时申请入境签证的资料交给了财政部门,而这种做法还涉嫌违反泄露个人隐私和侵犯人权保障;此外,美国众议院于2019年8月30日提出的《与香港并肩决议案》草案中,居然出现了“Royal Hong Kong Police”如此明显的表述错误,这就更加匪夷所思了。在香港回归23年后,美国国会的议员们竟然还认为香港存在“皇家警察”,真不知道他们是极端无知还是被政治狂热冲昏了头脑。

美国对香港的所谓“制裁”是把双刃剑,搬起石头也会砸到自己的脚,因此注定是徒劳无功的。据统计,2019年香港和美国的货物贸易总额是5,170亿港元。从2010到2019年,十年间美国对香港的货物贸易顺差累计约3,100亿美元,仅2019年就超过260亿美元,这是美国对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最大贸易顺差。此外,美国与香港有大量营商合作。美国在港有8.5万名公民、1,300多家企业、近300个地区总部和400多个地区办公室。香港美国商会表示,任何试图改变香港地位的举动都“会对美国在香港的贸易和投资产生寒蝉效应”。双方利益捆绑、高度融合,美方若一意孤行高举“制裁”利剑,最终也会损害自身利益。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近期就当前中美关系接受了新华社专访。王毅认为,中美两国通过优势互补、互利合作,形成了相互融合的利益共同体。对话依然是解决当前两国分歧的明智选择,也是建立互信的正确途径。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国安法弥补了长期存在的法律漏洞,有利于“一国两制”在法治轨道上行稳致远,也有利于保障香港的长治久安。诚哉斯言,数百万市民自发签名力挺国安法,说明香港民众渴望和平安定的生活,制定国安法深得人心、势在必行。香港不是棋子,对抗没有出路。美国政府必须改弦更张,重新回到中美合作、世界共赢的正途上来,与其他国家一道携手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会理事,本文发表于《紫荆》杂志2020年9月号)

当地时间6月3日,大批纽约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白人警察执法失当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图为游行民众手写有“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等字的标语牌(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6月3日,大批纽约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白人警察执法失当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图为游行民众手写有“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等字的标语牌(图:新华社)

应联合国非洲集团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6月17日举行紧急会议,就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遇警方暴力后死亡所暴露的种族歧视、警察暴力等问题进行集中讨论。图为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默罕默德通过视频在会议上发表讲话(图:新华社)

应联合国非洲集团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6月17日举行紧急会议,就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遇警方暴力后死亡所暴露的种族歧视、警察暴力等问题进行集中讨论。图为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默罕默德通过视频在会议上发表讲话(图:新华社)

责任编辑: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