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凌霄阁

来源: 紫荆网 
烟雨凌霄阁

[导读]在这个变革的时代,中国正阔步迈向世界舞台中心,相信香港社会一定能够消化戾气怨气,消除隔阂疑虑。

微信图片_20201203181846

凌霄阁

我看着凌霄阁,凌霄阁也看着我。一阵山岚飘过,苍茫云海之间,凌霄阁仿佛一艘巨轮,以太平山为码头,蓄势待发,驶向新的彼岸。

|香港  赵佳音 

从家里窗户望出去,能远远看到凌霄阁。今年香港雨水特别多,时常看不真切,只呈现出暗淡的剪影。

凌霄阁坐落在太平山顶,是香港首屈一指的旅游打卡地。作为香港最时尚的建筑物之一,独特的外观被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明信片和摄影作品采用,也被印刷在汇丰银行和中银香港发行的20港元纸币上。阁内有许多食肆、特色商铺,有闻名遐迩的杜莎夫人蜡像馆。阁顶则是全香港最高的观景台,可以把维港两岸的林立高楼及远方山色水貌尽收眼底。

我第一次看到凌霄阁,还是刚到香港读书时。记得那是2009年8月底的一天,天气还很热,天空却很蓝,好像儿时梦里的颜色。和几个同学自香港大学行至山顶,一路郁郁葱葱,更不时有粉嫩小巧的花朵相伴,让人神清气爽,不知不觉沉醉其中。到达山顶已是暮色依稀,华灯初上。一个转弯过后,凌霄阁高大挺拔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眼前,色彩斑斓,光芒四射,既时尚又悠远。

从此,凌霄阁进入了我对香港的历史文化记忆。这座耸立太平山顶的阁楼式建筑,前身是落成于1972年的炉峰塔,著名的山顶缆车终点站。而山顶缆车从1888年起就与香港同行,迄今已近一个半世纪。

炉峰塔见证香港经济腾飞

就在炉峰塔落成当年,香港发生了几件意义深远的事:7月11日,港英政府拨款150万元,动员十余万人,发起清洁香港运动,也由此开启了香港发展的一段黄金岁月。8月2日,香港海底隧道(因隧道九龙一端的出入口位于红磡湾,故多称红磡海底隧道)正式通车,这是首条连接香港岛和九龙半岛的海底隧道,迄今仍是全香港乃至全世界最繁忙的行车隧道之一。同年,随着《鹿鼎记》在《明报》连载完毕,金庸于12月宣布封笔,标志着香港新派武侠时代终结。

香港社会发生的这一系列变化,是社会矛盾长期积压所致。1971年,第25任香港总督麦理浩上任之时,香港社会可以说正处于一个黑暗时代:一方面经济发展财富增加;另一方面监管缺位腐败横行,市民怨声载道,社会冲突一触即发。港英政府面临不改革就无以继续管治的境地。在“清洁香港”名义下,麦理浩铁腕肃贪,创立廉政公署,并实施十年建屋计划,九年免费教育,开发新市镇,兴建地下铁路,推行地方行政改革,使经历六十年代动乱后的香港社会重拾信心,市民生活大幅改善,一跃而入亚洲四小龙之列。

在这样的背景下,红磡海底隧道建成通车,促进了维港两岸经济发展和社会融合,进一步唤醒了香港人的共同体意识。金庸也许正是有感于香港本土意识的觉醒,中止了他驰骋二十年的武侠江湖。他深知,武侠世界的江湖豪杰,驰骋南岭北漠,纵横西域东海,天下之大,不可能是香港这区区边岛容得下的。或者说,武侠小说更适合动荡漂泊的难民社会,而不适合趋于稳定搵生计的香港人。

香港再不是移民海外的中转站,不是颠沛流离中的暂时栖息地,它已经成为一个有着雄厚经济实力、管治良好的社会。一个立足东南亚,交汇中西方文化,连通海内外市场,融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物流中心为一体的超级都市,呼之欲出。

这时候,再来领会当初炉峰塔的设计理念,尤见其妙:从维多利亚海湾凝视炉峰塔,宛如一个人站在高高的山头上,风雨无阻,向四面八方拱手示礼。这分明是香港这座孤岛,置身于南中国海的波翻浪涌之中,希望多方帮衬、求财求福的寓意,这个理念和寓意,使炉峰塔成了香港经济腾飞和文化认同的建筑符号。

凌霄阁展示香港繁荣稳定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香港旅游业模式改变,外地游客大增。除了铜锣湾购物,山顶广场是游客必去的打卡地。1989年山顶缆车进行了现代化改造,运载能力大幅提升。这种情况下,炉峰塔作为缆车的山顶总站和山顶广场的标志性景点,接待能力就显得不足了。不断有游客投诉山顶站设备老化,令山顶缆车有限公司及其母公司香港大酒店倍感压力。公司经过多轮股东会议,决定重建炉峰塔,以适应新的时代需要。1993年7月,炉峰塔重建工程正式启动。经过三年多紧锣密鼓的施工,凌霄阁于香港回归祖国前夕正式对外开放。这是一个比炉峰塔更霸气的名字,也更有现代感。据凌霄阁的设计师特里‧法雷尔(Terry Farrell)说,他的改建方案除了着眼于扩大容量、增加功能外,还特意将上半部设计成半圆形,并用全玻璃的中空部分托起,使之看起来像一艘飘浮的飞船。

“九七”回归,为凌霄阁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期。焕然一新的凌霄阁,远不只是一个缆车站和观景台,它集艺术馆、商场、游乐场、食肆为一体,成为展示香港繁荣稳定、生机活力的橱窗。当我2009年登临凌霄阁时,正是凌霄阁的高光时刻。那时的凌霄阁,正如那时的香港,似一颗镶嵌在南中国海的明珠,璀璨夺目;如一副舒展于东西方之间的画卷,既有水墨清新飘逸,又有油画层次浑厚。整个香港洋溢着一片乐观景象:GDP稳步增长,市场繁荣,贸易活跃,金融发达,就业稳定……

香港回归后也曾遭遇各种困难,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非典疫情、2008年国际金融海啸。但在“一国两制”的呵护下,香港都挺过来了,并在新的起点上获得更大发展。

一次次从凌霄阁俯瞰脚下这座心仪的城市,联想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感受越发清晰。多元包容,宽厚友善,规范高效,现代美丽……便是我对这座城市的理解。我念的是法律专业,刚来时,母语是普通话,却需要以英文学习,以粤语生活,一时难以融入。但是,无论在校园还是在马路上,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也没有人因此而有任何不耐烦。课余,可以在街边鱼蛋粉店品赏特色小吃,也可以到高档餐厅见识正宗的世界各地美食;可以在山海相依的行山径上亲密接触大自然,也可以坐着百年轮渡欣赏维港两边现代化的喧嚣辉煌。一切都那么舒服,每每让人怦然心动。

毕业后如愿留港工作,先后从事法律和金融业务。这是香港的两个代表性行业,使我得以真切地感受到更多这座超级都市的气息。以法治为核心价值,以国际金融中心屹立于世界,精英人才和资本汇聚于此,其专业精神和创造的价值都令人赞叹神往。十多年过去了,我也从一个过客成了扎根于这片土地的一员。可以说,正是香港成就了我。

雨歇雾散凌霄阁再次清晰起来

此时,白露刚过,秋分未至,太平山时常变脸,前一秒还爽朗明亮,下一秒就细雨蒙蒙。雨水带着凉意,不时拂过脸上,思绪回到眼前。

自去年“修例风波”开始,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游客明显减少,市民也不再有闲情逸致享受生活,凌霄阁远没有了往日的热闹。烟雨朦胧中,模糊的轮廓显得孤独而无助,恰似当下迷茫的香港。香港这片热土,让我收获了知识,见识了世界,让我在自己的行业中逐步学习成长。这里曾经给了我那样温暖的拥抱和包容,那样多的澎湃和遐想,而现在,也给了我切肤之痛,为社会动荡而痛,为失去的宽阔胸怀而痛。

想起“修例风波”期间,我和身边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自发地组织、参加各类大大小小的活动,撑警、捐赠、清洁香港、和国旗同框……朋友中,有的是刚刚来港念书的年轻学子,有的是来港多年、在这里成家立业的“新港人”,更多的还是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香港同胞。通过这些活动,我看到了香港青年一代始终坚持的正直和迎难而上的勇气。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香港市民积极配合政府防疫工作,表现出来的团结一致、共度时艰的精神,亦让人动容。

有阴霾,就有丽日。雨歇雾散,凌霄阁再次清晰起来。香港回归二十多年来,无数双眼睛见证了这座城市一次又一次战胜困难后的腾飞。在这个变革的时代,中国正阔步迈向世界舞台中心,相信香港社会一定能够消化戾气怨气,消除隔阂疑虑。国安法适时出台,维港畔逐渐恢复了平静。随着深度参与大湾区建设,香港将逐步找回自身超级联络人的定位和优势,追梦远航再出发。

我看着凌霄阁,凌霄阁也看着我。一阵山岚飘过,苍茫云海之间,凌霄阁仿佛一艘巨轮,以太平山为码头,蓄势待发,驶向新的彼岸。 

(本文发表于《紫荆》杂志2020年12月号 作者系全国青联委员)

微信图片_20201203105546

炉峰塔

微信图片_20201203105552

从凌霄阁俯瞰香港

责任编辑: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