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佳:“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核心原则

来源: 紫荆网 
刘兆佳:“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核心原则

[导读]紫荆网2月25日北京报道:2月25日《 人民日报 》刊发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教授刘兆佳题为《从“爱国者治港”谈香港选举制度的完善》文章。刘兆佳表示,“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核心原则。

紫荆网2月25日北京报道:2月25日《 人民日报 》刊发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教授刘兆佳题为《从“爱国者治港”谈香港选举制度的完善》文章。刘兆佳表示,“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核心原则。香港回归祖国将近24年,“爱国者治港”尚未在香港特区的管治中全面、充分和彻底体现,这与香港的选举制度欠完善有莫大关系。

刘兆佳强调,为了实现“爱国者治港”的战略目标,必须对香港选举制度做出必要的改革完善,重新审视选举办法、选举活动和经费、候选人资格审查、议员和委员履职前的宣誓、议员和委员履职后的监察以及对外部势力的监管等方面,其中至关重要的是候选人的资格审查问题,要能有效阻止非忠诚反对派人士“入闸”成为候选人。

附原文

从“爱国者治港”谈香港选举制度的完善

文/刘兆佳

“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核心原则。香港回归祖国将近24年,“爱国者治港”尚未在香港特区的管治中全面、充分和彻底体现,这与香港的选举制度欠完善有莫大关系。

由于香港的选举制度存在不少漏洞,使一些不承认由国家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宪制秩序并与西方敌对势力有勾连的非忠诚反对势力得以进入香港的管治架构特别是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立法会和区议会之中,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令“一国两制”不能全面准确实践,也冲击了香港的繁荣稳定。其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内外敌对势力在选举过程中、在社会上和在管治架构内不断进行挑战国家主权的行动,包括质疑和否定国家对香港的主权、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公然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公然或者隐晦提出各种分裂国家的主张和从事相关行为,否定香港自古以来是中国固有领土的事实,或明或暗地策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动,利用各种内外媒体抹黑“一国两制”和香港,乞求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致力把香港问题“国际化”,要求西方国家制裁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等,这些行为已对国家安全和利益构成实质威胁。

二是内外敌对势力在选举过程中、在社会上和管治架构内不断损害和扭曲香港的法治价值,包括否定国家宪法在香港的适用性,不承认国家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的宪制秩序,刻意歪曲对国家宪法和基本法的理解,妄称人大释法破坏香港的高度自治、司法独立和法律制度,以“公民抗命”和“违法达义”等主张和口号鼓动违法和暴力行为,威胁和恫吓不同情暴徒的法官,把政治凌驾于法律法治之上,诋毁内地的法治,乞求西方法律专才为香港法律制度授予“合法性”,向外宣扬香港“法治已死”和“司法不独立”的谬论等。

三是内外敌对势力在选举过程中、在社会上和管治架构内肆无忌惮冲击行政主导。

尽管迄今为止,非忠诚反对派尚未能够取得立法会的控制权,但不能完全排除其日后通过立法会选举取得立法会主导权的可能。即便他们在立法会中不占大多数议席,他们仍然可以在立法会内恶意否定行政长官的认受性和削弱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不断煽惑和动员群众与香港特区政府进行对抗,并在香港暴乱期间包庇和纵容暴徒。他们经常滥用议事程序,凭借“拉布”、肢体冲突等不正当甚至非法手段阻挠或瘫痪立法会的运作,并因此让香港特区政府无法有效施政。回归以来,特区政府管治维艰,威信不振,“行政主导”更无从说起。

四是内外敌对势力在选举过程中、在社会上和管治架构内拖累了经济民生问题的处理。

长期以来,香港深受一系列深层次经济社会民生矛盾所困,但这些矛盾却无法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认真的处理。究其原因,是因为内外敌对势力把政治议题操作成立法会“最重要”的议题,从而大幅挤压边缘化了对亟须解决的经济社会民生问题的研究议决。他们又在社会上和在立法会内采取各种行动阻挠政府经济社会民生政策的制定和推行,导致那些问题不断发酵、恶化,民怨升温,借此捞取政治资本,并因此令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难以提升。

五是内外敌对势力在选举过程中、在社会上和管治架构内不停挑动政治斗争来制造社会的分化、对抗和撕裂,甚至连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和邻居也互相反目。他们和其支持者执意要把政治乃至非政治议题道德化、人格化、极端化和对立化,让妥协、互信、互谅、包容和协商成为不可能。他们运用和纵容暴力,散播仇恨、偏见和怨毒,严重毒化社会氛围。他们把年轻人与其长辈对立起来,激化世代之争。他们把“香港人”与“中国人”对立起来,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他们把香港居民与内地同胞对立起来,歧视和排斥内地同胞。他们把香港与国家对立起来,把“历史中国”“文化中国”“地理中国”和“民族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立起来。他们用“零和游戏”态度来对待政治斗争和争议,力图置对手于死地。凡此种种,都把香港社会推向严重撕裂、斗争不绝的深渊。

以此之故,为了实现“爱国者治港”的战略目标,必须对香港选举制度做出必要的改革完善,重新审视选举办法、选举活动和经费、候选人资格审查、议员和委员履职前的宣誓、议员和委员履职后的监察以及对外部势力的监管等方面,其中至关重要的是候选人的资格审查问题,要能有效阻止非忠诚反对派人士“入闸”成为候选人。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