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伟建:“爱国者治港”是“港人治港”的必要条件

来源: 紫荆网 
骆伟建:“爱国者治港”是“港人治港”的必要条件

[导读]紫荆网2月25日北京报道:2月25日《 人民日报 》刊发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骆伟建署名文章《论治港必须是爱国者》。

紫荆网2月25日北京报道:2月25日《 人民日报 》刊发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骆伟建署名文章《论治港必须是爱国者》。骆伟建表示,“一国两制”下实行“港人治港”的政策是有条件、有前提的,就是“爱国者治港”。“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创立者邓小平先生早就提出了“港人治港”的前提和条件,“就是爱祖国,爱香港”“他们不做损害祖国利益的事,也不做损害香港同胞利益的事”。所以,“爱国者治港”是“港人治港”的必要条件,只有爱国者才符合“港人治港”的参政资格。对“港人治港”要准确理解,不能望文生义,不能表面化、简单化,更不能任意曲解,自以为只要是香港居民,哪怕反中乱港者也能参政。与爱国者治港背道而驰,是万万不能的。

骆伟建强调,完善选举制度以有利于“爱国者治港”。邓小平先生对香港特区的选举制度早就指出,“将来香港当然是香港人来管理事务,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来选举行吗?我们说,这些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爱香港的人,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我们一定要切合实际,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决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邓小平先生的讲话,第一,告诉我们不能迷信普选,普选不一定选出爱国爱港者,所以不能无条件地搞普选。第二,要求选举制度要符合特区的实际。特区的最大实际就是“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最基本要求是维护国家统一,维护中央管治权,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特区稳定发展繁荣。

附原文

论治港必须是爱国者

文/骆伟建

习近平主席关于“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的论述,既明确了“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和要求,也是对“一国两制”实践的经验总结。

一、“爱国者治港”是“港人治港”的前提、条件和要求。“一国两制”下实行“港人治港”的政策是有条件、有前提的,就是“爱国者治港”。“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创立者邓小平先生早就提出了“港人治港”的前提和条件,“就是爱祖国,爱香港”“他们不做损害祖国利益的事,也不做损害香港同胞利益的事”。所以,“爱国者治港”是“港人治港”的必要条件,只有爱国者才符合“港人治港”的参政资格。对“港人治港”要准确理解,不能望文生义,不能表面化、简单化,更不能任意曲解,自以为只要是香港居民,哪怕反中乱港者也能参政。与爱国者治港背道而驰,是万万不能的。

邓小平先生在提出“爱国者治港”的同时,也明确了爱国者的标准,就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因此,从事分裂国家活动,抵制和反对中央管治行为者不符合爱国者第一个要求。不认同中国人的身份,勾结外部势力干涉特区事务,做外部势力的附庸,不符合爱国者的第二个要求。从事、煽动破坏香港社会稳定和发展,搞社会动乱的人,不符合爱国者的第三个要求。将这些人排除在治港者之外是理所当然的。

二、“爱国者治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对“爱国者治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可从以下四个方面认识。一是只有爱国者才会坚持和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反对分裂国家。如果由一个没有国家意识和观念,不愿意效忠国家,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主张和从事“港独”,破坏国家统一的人当政,国家领土将会分裂。二是只有爱国者才会维护国家主权的统一,拥护中央行使管治权,服从中央的领导,对中央负责。如果由一个不认同国家恢复行使主权,反对国家行使主权,反对中央行使管治权,从事颠覆中央政府行为的人当政,国家主权将会动摇。三是只有爱国者才会维护国家安全,反对、制止危害国家安全的各种行为。如果一个总是千方百计地从各个方面危害国家的安全,与外部的政治势力勾结,意图借助外部政治势力干涉和破坏国家主权和安全,企图将特区变成破坏国家政权基地的人当政,国家安全将荡然无存。四是只有爱国爱港者才是维护特区社会稳定,发展特区经济,反对和制止社会动乱的中坚力量,才是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依靠力量。

三、做好“爱国者治港”的制度安排。落实治港者必须是爱国者,需要从制度上配合保障,其中选举制度是重要的一环。现行的选举制度让反中乱港势力有机可乘,他们扬言要实现“35+计划”,通过选举夺取立法会的多数,瘫痪特区政府,要挟中央政府,意图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他们的图谋暴露了现行选举制度存在的风险,因此尽快修改完善香港现行选举制度有现实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完善选举制度以有利于“爱国者治港”。邓小平先生对香港特区的选举制度早就指出,“将来香港当然是香港人来管理事务,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来选举行吗?我们说,这些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爱香港的人,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我们一定要切合实际,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决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邓小平先生的讲话,第一,告诉我们不能迷信普选,普选不一定选出爱国爱港者,所以不能无条件地搞普选。第二,要求选举制度要符合特区的实际。特区的最大实际就是“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最基本要求是维护国家统一,维护中央管治权,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特区稳定发展繁荣。

按照邓小平先生的要求,结合特区的实际,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特区的选举制度是特区政治体制的一部分,而特区的政治体制是地方性的,政治体制中的政治职务据位人要接受中央政府的领导和监督,这主要是通过中央对行政长官领导,行政长官对中央负责来完成的。所以,一方面,选举制度要保障行政长官是爱国爱港者,中央信任,能与中央配合,对中央负责。另一方面,选举制度要为行政长官作为行政主导的核心提供支持的力量,这个力量要在立法会的组成中占有一定数量,保证政府依法施政。

完善选举制度防范“反中乱港”者夺取管治权。香港选举制度完善既要有利于防范危害国家利益和特区利益的人进入体制夺取管治权,又要能在发现体制内有这种危害国家和特区利益的人时能及时清除。这就要求一方面要在选举制度中对法律义务细化内容,另一方面要在选举制度上体现法律义务。

一是凡有主张、宣扬、煽动、实施分裂国家,推动“港独”的言论和行为;有主张、宣扬、煽动、实施颠覆、瘫痪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言论和行为;有勾结外国政府和政治势力干预、制裁国家和特区的言论和行为者,不具有参选资格。

二是对参选、竞选、当选后的言行进行监督,参政者在不同的阶段如有上述言行,都视作其不拥护基本法、违背依法宣誓的誓言的行为,取消其资格。

三是对是否拥护基本法,不仅要进行形式审查,更要进行实质性审查。从而,将一些公然或是以其他方式反对“一国两制”、反对基本法的人排除进入或清除出管治和执政队伍。

责任编辑:刘子恩